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 » [現代奇幻] 被富豪们玩弄的姐妹花
--> 本頁主題: [現代奇幻] 被富豪们玩弄的姐妹花 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
de行天下


級別:新手上路 ( 8 )
發帖:176
威望:21 點
金錢:8 USD
貢獻:0 點
註冊:2015-03-07


[現代奇幻] 被富豪们玩弄的姐妹花



  恵理子和岩田叶子是一对刚从大学毕业的姐妹花。两个人有一个相似的特点,那就是不仅成绩好,而且长得漂亮,身材火辣。分别是学校的校花和系花。
  毕业以后,为了能继续一起相聚,两个人在所读大学的城市,报名了同一家上市企业做设计师。幸运的是,她们两个竟然都被录取了!这果然是一个看颜值的时代!从面试官那里出来,面对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,恵理子和岩田叶子偷偷相视一笑。两个人拿到pass证,就高高兴兴地去餐厅吃了一顿,却不知,自己的身体,早已被办公室里的人盯上……
  两个人在餐厅里,吃着美味的简餐,喝着果汁,聊着人生。聊到对未来另一半的看法时,竟然还出奇的一致。果然是不离不弃的一对好姐妹。她们认为,就是要嫁有钱人。她们自己天生外在条件优秀,相信找一个长期饭票是不在话下的。
  由于两个人时常要见一些大客户,于是岩田叶子把制服改一下,胸口开低那么一点点,让人隐约看到她坚挺的双乳。裙子改窄一点,短一点,再穿上三寸高根鞋,托起她的臀部。经常在弯下腰为客户讲解时,便把圆浑的美臀翘起来,看得男客户在看的她留连忘返,男同事口水直流,血脉沸腾,马上要进厕所自我解决。恵理子则直接不穿制服,上衣故意穿紧身的,v字领开大一点,有意无意的露出狭深的乳沟,再穿上窄短的裙子来炫耀她修长的双腿。
  恵理子和岩田叶子这对公司姐妹花,穿着诱人,但却不给任何男同事亲近的机会。最后沦为各男同事最受欢迎的意淫对像……但是有一个人,却和那些男同事不一样。那就是公司的董事长寺本泉。看着这姐妹两每天搔首弄姿的样,他便直接让人事部的真季子小姐把她们叫进去。
  寺本泉经过二十年的打拼,钱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。对他来说,钱是花不完的,也是赚不完的,十亿跟二十亿其实是一样的。所以几年前他便决定要换个生活方式,不再日夜不停的工作,只把工作当成是生活的寄托。而且他还加入了一个俱乐部,里面的会员不是城中的富豪就是达官贵人。
他们这群人早己视钱财为身外物,因为他们的钱早已多到叫会计师算也不一定算得清。上夜总会、玩女明星等,他们都试过。年近半百的年纪,再美丽的女人都难勾起他们的兴趣。于是便想出「俱乐部」这玩意,玩过几次,他们觉得满新鲜刺。
  恵理子示意明白了,真季子说:“既然如此,待会你跟岩田叶子两个好好侍候董事长吧。”恵理子问:“什么,还有其他人?”真季子说:“两个人不是更好吗?有个照应也可以分担一下,你以为你一个人就可以应付董事长了吗?”说完了就带恵理子坐电梯到三十六楼董事长室。岩田叶子已经一早来到了董事长室,面对着坐在太师椅上的寺本泉。寺本泉不发一言,不停的在打量岩田叶子。真季子说:“董事长先生,恵理子小姐带来了。”寺本泉现在首次的开口说:“很好,你出去在门外面等。”
  现在房里只剩下恵理子、寺本泉和岩田叶子三个人。恵理子和岩田叶子本来就认识,两人尴尬的互望一眼,担心下一步寺本泉将会如何。寺本泉只是不断的打量着她们两个,三个人在房中不发一话。恵理子穿着白色套装,岩田叶子则穿银行柜台的制服,和恵理子的套装差不多。
  终于,寺本泉把岩田叶子叫过去他坐的太师椅那里,岩田叶子羞答答的走到寺本泉面前。寺本泉伸手进去岩田叶子的裙内,岩田叶子本能的合紧双腿。岩田叶子的含羞的点了点头。寺本泉笑说:“很好,都是第一次,记着,我喜欢服从的女人。寺本泉示意两人低头到他裤裆,让后说:“还等甚么,把它拿出来含着。”岩田叶子犹疑的解开了寺本泉的拉链,恵理子则有点不知所措。恵理子看着岩田叶子伸手把里面的大物掏出来,整根东西青根突起,血脉暴现,好不丑陋。恵理子看了泛起阵阵恶心,有想吐的感觉。岩田叶子无奈的把那根东西放入口中,寺本泉立即发出淫叫:“哦,真舒服,沅秀做得好。”恵理子见状只有更想吐,但寺本泉不让她多想,把她拉到身旁,亳无忌惮的上下其手,伸手进去捏恵理子的奶子,把手指伸进恵理子的阴道里。恵理子觉得很羞耻,一辈子第一次给男人抚摸身体的最重要部位,而且还在其他人面前。
  寺本泉说:“够了,岩田叶子,躺到桌上去。”寺本泉的桃本办公桌很大,岩田叶子躺上去后显得特别娇小。寺本泉直接的把岩田叶子的内裤、胸罩脱掉,衣服跟裙子则留着,两手抓起岩田叶子可爱的小腿,把她们分开,然后一挺腰说把大物插进岩田叶子娇小的身体里。当岩田叶子的处女塻被寺本泉的大物刺破时,岩田叶子感到一阵剧痛,口中难过的叫道: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如果不是强忍住,眼中有几滴泪水快要掉下来了。
  寺本泉两手在岩田叶子胸上肆意的摸着,把她的双乳用力的捏,住内挤,挤出深深的乳沟一条,岩田叶子的双乳在寺本泉巨大的手掌中好像玩具。寺本泉插入后没有再动,他要享受一下岩田叶子处女阴道的气息,享受大物被充满弹性的阴道包围着的压迫感。这样子过了一阵子,寺本泉开始在岩田叶子里面抽送。
  岩田叶子躺在平滑的桃木桌上,寺本泉每次的插入,都会让岩田叶子好像断线风筝的向前冲,寺本泉双手捏着她的双乳,把她们当是手柄,又把岩田叶子拉回身前。这正是为何寺本泉不把岩田叶子的衣服完全脱掉的原因,因为衣服在桌上的摩擦力比皮肤小。岩田叶子的胸部受到如此大的压力,未经人道的小阴道被寺本泉的大物充塞着,岩田叶子当然感到十分痛楚,刚才强忍住的晶萤泪珠再也忍不住了,从脸颊两旁流下来。口中叫道:“嗯哼,嗯哼”,彷佛如此叫让着可以减轻痛楚。
  但岩田叶子痛楚的表情正是挑拨寺本泉兽欲的最佳工具,寺本泉不但没有停下,反而加快频率,加大抽送的幅度。岩田叶子从刚才「嗯哼」的呻吟变成现在高声的嘶叫: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寺本泉问岩田叶子:“怎么样,很难受吗,你不喜欢我插你吗?”岩田叶子用颤抖的声音回答:“不是,董事长喜欢怎么都行。”
  在这情况下,恵理子觉得自己还着完整的衣服实在很尴尬,好像自己正在偷窥别人做爱,一向家教深严的她对今天荒唐的决定后悔莫及,现在很可以还要做出二女共事一夫这种下贱的事,恵理子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不齿。
  突然寺本泉停止了跟岩田叶子玩放风筝,从岩田叶子体内抽出那根沾满岩田叶子处女鲜血和阴液的阳具,递到恵理子的面前,示意她放进嘴里。看着血淋淋的肉棒,湿答答的,还有阴液滴下来,迎面而来的是一阵腥臭味,恵理子不马上吐就很难得了,更别说要把他含住。寺本泉对恵理子说:“恵理子来,把他含住,听话。”说着便把恵理子的头抬起来,推向自己胯下。
  恵理子眼看寺本泉坚挺的阳具快要碰到自己的脸了,不由得张开朱唇,任由寺本泉的阳具进入。刹时间口中充满了鲜血和阴液,恵理子感到口中有一团火,热烫的肉棒令她窒息了好一会。寺本泉说:“用舌头舔他,哦,真舒服,你的小嘴已经这么美妙,待会我要好好的干你一场。恵理子,你一定很想我干你对不对?”恵理子只想马上离开这一切,离开这场恶梦。只怪恵理子的嘴不够大,不能完全含住寺本泉诺大的阴茎,寺本泉领引她纤细的小手,一手握着自己的阴茎。当恵理子冰凉的小手一接触到寺本泉火热的阴茎,寺本泉马上说:“呵……呵……真爽……凉凉的好爽。恵理子你真好。”然后按着恵理子的一头秀发,一抽一送的把恵理子的小嘴当成阴道般的干起来。每次插入都要到恵理子的咽喉为止,抽出时还要恵理子用舌吸吮他的龟头。
  过了五分钟,寺本泉用力的顶入恵理子的口中,直接在她喉咙里射出火热的精液,恵理子闭气吞下了寺本泉的精液,没有选择的余地。寺本泉熟练扣精之术,从恵理子嘴中出来后,解开恵理子的衬衫,在她雪白的胸脯上,深深的乳沟中又射出一滩白色的精液。最后在恵理子的大腿和小腿上留下好一大滩的热桨。平时扯高气昂的恵理子,何曾受过如此凌辱,事后坐在地下楚楚可怜的抽泣起来。
  岩田叶子刚从才的惊涛骇浪中定过神来,寺本泉就对她说:“过来把恵理子身上的精液舔干净,不要浪费。”岩田叶子乖乖的跪在恵理子身前,用口清理恵理子身上的精液,这样子岩田叶子的阴户刚好对着寺本泉。寺本泉刚才还有扣着精子,并没有完全泄在恵理子身上,现在还是金枪不倒,于是翻起岩田叶子的裙子,提枪再度刺入岩田叶子体内。岩田叶子只觉有股巨大力量,无情的撕开她的阴户,一根大捧随后刺入,把她的阴户撑得很难过。“啊……啊……董事长,请你……停手……请的不行了……”岩田叶子哀求道。“不行,不行还这样紧?我也不行了,你这么紧要夹死我吗?”寺本泉嘲笑的回答道。其实女人有时候紧张阴道会收缩,越收越紧,寺本泉深明这个道理,所以他从来都不喜欢两情相悦的玩女人,一定要用一点强,一点暴力才好玩。
  “岩田叶子,你真美,阴道又窄,好舒服,要不要以后给我养起来,日夜的给我玩。恵理子你不用怕,我连你也要,以后你们就一起侍候我好了。”手扶着岩田叶子的柳腰,一下下的在岩田叶子阴道内抽插着。“恵理子……啊……求求你……哟……帮忙侍候董事长先生一下可以吗?我真的受不了……啊……”
  眼看寺本泉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他的阴茎又异常的大,刚被破身的岩田叶子被张万隆硬干的很是幸苦,每一下的插入都要岩田叶子的命,她受不了便开始哀求恵理子。恵理子跟岩田叶子平时情同姐妹,看见岩田叶子面上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,恵理子心里也是很难过。但眼见岩田叶子被寺本泉狠狠的抽插着,心中也害怕自己会落得同样的命运,害怕寺本泉那根巨大的阴茎插入来时所受的痛楚。
  “啊……恵理子……先换你一下……哦……待会你不行了……再换回我嘛……啊……”岩田叶子继续的哀求恵理子,恵理子壮起胆子,心想今晚早晚都会变成寺本泉的人,也不差早一点时间。跪爬到寺本泉面前说:“董事长先生,要不要休息一下,让我来侍候你?”寺本泉说:“好,你怎么样侍候我?”
  恵理子想了一下,咬一咬牙,把内裤脱掉,跪到寺本泉面前,让他把她最秘密的部位看个清楚。寺本泉一见恵理子黑中泛红的阴户,知道是未经人道,心中也刹是兴奋,当下又加快了阴茎在岩田叶子体内进出的频率,岩田叶子只觉加倍的难受。
  “董事长……啊……请你先去跟……啊……哟……跟恵理子做……做爱好吗……唔……”岩田叶子求道。怎知寺本泉贵为董事长,最不高兴被人指使,说:“甚么,我现干谁就干谁,甚么时候轮到你教?”马上又加大了抽送的幅度,几乎每次都把整根阴茎拔出再插入。岩田叶子这时只可说是痛不欲生,只能「哟……啊……啊」的大声哀嚎着。
  但寺本泉也没有放过恵理子的美穴,把手指伸进去,抚摸恵理子的阴道壁,发现她的阴道壁呈难得的波浪纹状,男人插入后一定会有很贴服。阴道也很细,连手指都可以感到压力,更不要说是大阳具。寺本泉玩腻了跪扒的姿势,叫岩田叶子手扶办公桌,张开双腿屁股向后翘,上半身微向前伏。好一个前突后翘,突出结实的奶子,翘起圆浑的屁股。寺本泉又再挺抢从后面插进去,岩田叶子又再痛不欲生的哀嚎。
  “这是教训你刚才的无礼。我要干你多久就干你多久,没有你说话的份,知道吗?你是不是不喜欢给我干?”寺本泉狠狠的说。“啊……不是……董事长……唔……要干多久都可以。”岩田叶子无可奈可的回答道。寺本泉说:“这样就乖了,董事长会好好的疼你的。恵理子,你坐上桌子上,我要看看你的奶子。”恵理子坐在桌上,双腿交叉撬起,想用裙子遮掩暴露在外的阴户。但这只令她的美腿显得格外修长和均细,点点的生涩和害羞更燎起寺本泉的欲望,寺本泉心想:“恵理子如此的美女实是难得,等下一定要好好的调理她一下,得把传家之宝也用上。”
  恵理子慢慢的把奶罩脱掉,露出圆浑的吊钟型乳房一对。东方女字大都是半月型的乳房,吊钟型的很少见。寺本泉伸手捏了一把,触手之处结实饱满,弹性极佳。寺本泉叫恵理子自己捏自己的乳房。恵理子自握住双乳往内挤,两团肉球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,脸上微带紧绷的表情,朱唇轻咬,两条美腿傲慢在外摆动,口中不其然的发出妩媚叫声:“唷……啊……”就算是经历风月无数的寺本泉看到也会心跳快速,脸红耳热。
  寺本泉把阴茎不停的在岩田叶子阴道内抽送,双手探前无情的搓揉岩田叶子的双乳,他越兴奋就越捏大力,罔顾岩田叶子的痛楚,岩田叶子只有嘶哑的再叫: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心想这场恶梦何时才会终结。最后,在恵理子与岩田叶子的呻吟声浪中,寺本泉拚命的把阳具往岩田叶子的阴道内推进,仅余两个阴囊在外,然后在岩田叶子阴道内发射出岩田叶子所受的第一道精液。
  寺本泉满足的离开岩田叶子的身体,高兴胯下又多了一个战利品。岩田叶子知道已经完事了,伏在桌上喘气和哭泣,兴幸恶梦终于完结了。恵理子也松了一口气,与岩田叶子对望一眼。但她们不知道,更坏的还在后头,这只是今晚节目的开始……
  一座豪华的夜总会大楼内的好话套间内,聚集着rb国的四位巨富。这做夜总会大楼,就是他们四个联手买下的。而这个豪华的整层搂地套件,也是他们根据自己的系好让人专门定制的。他们把这里装修得美伦美焕,一切摆设,器皿都是金碧辉煌,金雕玉琢。目的只是为了挥霍他们花不完的钱。
  他们还习惯在行欢前,先聚座一起聊天谈女人。几十平米的大厅,沙发上坐满了十几个女人和四个男人。恵理子数了一下,一共四个。那些男人总共带来了十二个女人,有个光头老头带最多,四个。一个肚子比啤酒桶还大的带两个,另外一个都带三个。寺本泉也带了三个,恵理子,岩田叶子和真季子。
  打从刚才吃饭开始,恵理子就感到十二分的不自在。菜色虽是顶好,燕窝、鱼翅是少不了,但恵理子觉得她在当中好像只是一个物件,寺本泉的玩具。恵理子本以为今晚的工作只是陪寺本泉上床而已,就算是多难为情或难堪也只是一下子,闭上眼睛就完了。看到现在的情况,她知道她所想的大错特错。
  那个光头老翁陈老说:“董事长,今晚数你带来的小姐最标致,为甚么漂亮小姐都只到你公司去,不来我公司?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寺本泉说:“我的又怎及得上陈老的四美呢?”旁边的周董插嘴:“你不用客气了,你今天身边的两位小姐真的不错,我下次也要请你的真季子到我那去帮我挑。”然后问恵理子和岩田叶子:“你们还是处女吗?”恵理子和岩田叶子愣住了,没想到竟然有人会问这么下贱的问题。寺本泉指指岩田叶子说:“这个今天下午还是,刚刚从我办公室出来就已经不是。这个呢……”再指指恵理子:“现在还是处女,但再过几个小时后也不是啦。嘻……嘻……”
  恵理子听了这是情何以堪,自出生以来父母对她都疼爱有加,诃护备至,长大后遇到的男人,每个都对她千依百顺,像小公主般。现在众人面前,她的贞节被拿来当话题,说成一文不值。但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,她哪敢说一句话,只能涨红着脸,低下头的去默默承受这些侮辱。
  寺本泉又对恵理子说:“既然陈老喜欢你,你去他那边一下。”恵理子当然不愿意,但不敢不从,只好走到陈老前面。陈老把恵理子抱在腿上,马上伸手隔着衣服去捏恵理子的胸脯。恵理子看到陈老布满斑点的皮肤,皱皱的手掌在自己的胸脯上游走,如果不是有了刚才已在寺本泉办公窒里的经历,可能马上就会哭出来。随即陈老皱皱的手又摸到她的腿和屁股上,只差三角地带没有去。陈老摸了一下说:“你这个很好,身材好、长很又美。既然你还没要过,那我们来交换如何?我这个四个随你挑。”
  他们四个之间经常都交换女伴玩,前题只是不能被其中一人先要过,以他们的身份地位,犯不着当表兄弟。陈老的四个都是绝色佳丽,在柔和的灯光照射下更添娇媚,婀娜多姿。但寺本泉刚才隐约的看到恵理子半裸的身体,水滴吊钟型的胸脯他尤其喜欢,不舍得放弃恵理子,便对陈老说:“陈老,这个小弟真不好意思,刚才我答应了恵理子今晚要让她好好侍候我,所以很抱歉。”
  陈老听了只好作罢,把恵理子放下然后传给旁边的周董。周董一样把恵理子搁在腿上,对她上下其手,说:“真的很有眼光,惠理子的奶子手感很好。等下千万不要捏太大力。哈……哈……”说着就在恵理子胸脯上大力的捏一把,把她捏得“啊”一声叫出来。众人听见又淫笑一番。最后周董把恵理子传给不说话的吴董,吴董摸完了淫笑的说:“如果惠理子今晚是我的,我起码可以来四次。”不说还好,说了又吊起陈老的胃口,陈老提议:“这样吧,你今晚把惠理子让给我,我用两个跟你换,她们也全都是完壁处女,如何?”
  恵理子看到面前这个邋遢老头,实在不想再多看一眼,更不要说要给他做。回过头用哀求的眼光望寺本泉,希望他不要答应。寺本泉看到陈老身边那四貌美如花的少女也十分心动,但还是觉得恵理子比她们拥有一份难得的高贵气质,不过不想得罪陈老,所以犹豫不决:“陈老,这个……”恵理子以为寺本泉要答应,马上急起来,轻声的说:“总裁请你不要……我今……晚想侍候你。”
  寺本泉听不太清楚,说:“甚么?”恵理子再蚊子般细声说一遍:“总裁,今晚我想给你做,请你不要换我。”周董笑说:“既然人家惠理子说今晚要给,陈老你也不要勉强人家吧,哈……哈……”寺本泉觉得很有面子,一个像恵理子这漂亮的女孩当众说要他干她,只是害怕不知有没有得罪陈老。
  一个服务员进来跟陈老说:“陈老,刚才电话给你说,原本今晚要来表演的小姐突然间说不来了。”陈老听了大怒,今晚是轮到他安排表演的小姐,突然说不来让他很没面子。寺本泉安慰说:“不要紧,反正大家都有小姐陪。”很少说话的吴董讽刺的说:“没有表演这干吗?我回别墅不能玩吗?”
  陈老听了更是火大,周董就说:“既然岩田叶子小姐你已经要过了,不如今晚就请她客串表演啊。”陈老想报刚才的耻辱,说:“对啊,岩田叶子跟惠理子一样好,她去表演一定会让我们大伙每人都多来两次,嗤……嗤……”寺本泉眼看大势已定,虽然不舍得放弃岩田叶子,但怕再次得罪陈老,还是叫她照办了。岩田叶子担心的说:“总裁,是甚么表演?我甚么都不会。”寺本泉说:“你甚么都不用会,有人会叫你的,你听话照做就好了。”
  商量好后,众人便各自进入他们自己在「俱乐部」的房间。这里总共有四个房间,呈圆型的分布,各自的房间都是根据自己的品味来布置。恵理子被带到寺本泉的房间,真季子也有跟着进来。恵理子对真季子的存在感到十分别扭,尴尬等下跟寺本泉做爱的情况要被真季子看到。寺本泉的房间布置得大方整齐,里面有个浴室和一个大的按摩池。其他如沙发、床、电视等应有尽有,高贵典雅,但并不十分富丽堂煌。几十坪大的房间在如此简单的布置下显得有点空旷,也令恵理子不其然的紧张起来。
  寺本泉跟恵理子在沙发上坐下,搂着庄恵理子的柳腰。
“恵理子,从你一进公司我就在留意你了。”寺本泉说“是吗?总裁先生。”“恵理子颤抖的问道,“当然,好像你这么个美人儿也真难得。”然后伸手进去庄恵理子衬衣的开口抚摸她的乳杯。在乳罩承托下,恵理子的乳房显得更加坚挺,线条也更迷人。不一会,寺本泉叫恵理子站到他面前说:“自己把衣服脱掉。”
  恵理子只好羞答答,慢慢的在寺本泉和真季子面前宽衣解带,首先把衬衫和胸罩脱掉,再次把两颗吊钟型的乳房展示给寺本泉看。两颗乳房真是坚挺结实,昂首在寺本泉面前傲然站立。寺本泉不等恵理子把短裙脱掉,忍不住就去捏她两颗奶球,因为恵理子奶子长得又很像球型,寺本泉双手很容易就把大部份的乳房捏在掌中,任意搓揉,看着她们在他的手掌中改变成千百种不同的形状。
  恵理子双乳被寺本泉无情的捏,觉得胸间很涨,很难受,开始呻吟:“啊……啊……”也忘了要继续脱衣服。真季子自然的拉下寺本泉的裤链,掏出寺本泉发烫及硬绷的阳具,一口一口的吮着。原来真季子不单是寺本泉在公司找寻猎物的帮手,也是他的心爱玩物。经过多年寺本泉仍是把真季子留在身边,最主要还是她深懂侍候男人之道。寺本泉身上各敏感部位她都了如指掌,寺本泉只须躺着,真季子便有办法让他快乐满足。
  六年前,真季子也是像今天的恵理子一样,因为长得美,身材好而被寺本泉看上。之后她努力学习所有令男人快乐的技巧。六年来,多少美女在寺本泉胯下被享受过,但他还是不舍得让她走。现在真季子的工作主要就是指导那些美女侍候寺本泉的技巧。真季子只是轻轻的用手握着寺本泉阳具的根,舌尖在龟头上打转。寺本泉受到这样的刺形,一看就知那些落地窗是属于其他三人的房间。
  令恵理子吃惊的是,在小圆室内竟然看到岩田叶子在里面,坐在仅有的一张床上。还没来得及细想,恵理子看到一个黑黑实实的男人进去小圆房。那个男人身上只穿一条短裤,一进去就不客气的抚摸岩田叶子身上任何部位,不一会就把岩田叶子身上的衣服全脱,然后自己也脱下短裤。在今天以前,恵理子从没见过男人的东西,几个小时前她才第一次看到寺本泉的大棍,现在这个男人的恐怕不会比寺本泉小,只是更黑。那男人一把抓住岩田叶子的双腿,把她们往两边分开,硬生生的挺着黑色大棍就往岩田叶子阴道里插进去。隔着玻璃,恵理子也能听见岩田叶子被强插时所发出的哀嚎,及看到她紧绷的脸部表情,显示出她所承受的痛苦。恵理子看到好友惨被凌辱感到有点虽然生涩,但却更加迫真。众人看来又有另一种湛崭新感受。
  小圆房里面的一切,对未经人道的恵理子来说都是不可思议,她想象不到简单的男女交合,那个黑人竟可以和岩田叶子变出那么多花招,恵理子看到忘形,已经忘掉自己现在的工作。转头一看,不知何时真季子已把身上的衣服脱光,正在用她那伟大的双乳在寺本泉身上摩擦着。想不到真季子也是很大,跟恵理子一样是吊钟型的,寺本泉闭上眼睛享受真季子双乳带给他的快感。恵理子看到真季子示意她也过去,于是恵理子和真季子两对美乳,四个奶头,就不停从下往上,一前一后的按摩寺本泉全身。黑人终于停下来,从岩田叶子体内抽出黑棍,把一沱精液射在岩田叶子面上。岩田叶子拿毛巾把黑人的精液末掉,疲倦不堪的在躺床上喘息。
  真季子叫恵理子跪在寺本泉面前,耻骨高耸,把整个阴户暴露在寺本泉面前。寺本泉伸出手指去轻抚恵理子全身最柔软的地方,又用舌头舔她的阴道口,更尝试把舌尖塞进去。但恵理子的处女户紧紧的闭起,抯挡他吞尖的前进。阵阵的处女花香从她的秘密花园散发出来。恵理子私处被舔得又麻又痒,好不难受。举头一看,小圆室里刚走了一个黑人,现在又有一个比刚才那个更建硕的男人。恵理子心想:他们这样子轮战,岩田叶子哪受得了。
  这个黑人看起来足足有两个岩田叶子那么大,虎背熊腰,光是手臂上的三头肌就跟常人的大腿一样粗,岩田叶子跟他一比就好像小鸡一样。看到他那根家伙,恵理子差点没叫出来,她只想到两个字来形容它——大炮。只见黑人用大炮无情的撑开岩田叶子的小小阴道,岩田叶子也发出比刚才更响亮的叫声,然后黑人一炮炮的轰炸岩田叶子的嫩穴,他像山一般大的体形,每一次的插送都令大床震动不已,情况十分惨烈。
  恵理子看到忘记了自己阴道的麻痒,偶尔回头却看见真季子拿出了一根针筒,插入了寺本泉的睾丸,注射入一种黄色的液体。这是一种扩充海绵体的性药,可以令更多的血液可以更快流过,令阳具更大更坚硬。这是专门找人研发的纯草本植物药材,寺本泉根本不担心会有什么的副作用,一直以来都在这种场合服用。恵理子独有典雅高贵的气质,当中带着说不出的娇媚,玲珑浮突的身段,引得寺本泉欲火狂升飙,决定要挪用宝药来夺取她宝贵的第一次。
  第二个黑人的炮虽然巨大,但持久度不高。不到十分钟就要完了,一条小圆肠般阴茎把岩田叶子的小嘴塞得满满的,迫她把喷出的精液吞下。他人阴茎大,精液也特别多,岩田叶子一张小嘴容不下那么多,多余的精液不断的从她嘴边溢出。恵理子越看越气,平常男人对她们俩总是低声下气,呵护备至,如今眼看岩田叶子被一班外劳如此糟蹋,真是情何以堪。只见岩田叶子刚把刚才的精液吞下,又一黑人步进门,他身穿紧身牛仔裤,胯下肿胀起一块来。一进门就不客气的脱下裤子,掏出一根长长的肉捧。恵理子看了还差点以为那是救火用的消防水喉。一下一下,他马上插进去岩田叶子那被他其余两个兄弟插过的阴道里。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,都好像需要极长的时间,肉棒好像长长的火车钻入山洞中,久久还看不见火车的尾巴。岩田叶子也累了,只能发出微弱的几声「啊,唔」,也不知是喜欢还是痛苦。
  恵理子看到小圆房里,岩田叶子惨被黑人黑汉一个接个的蹂躏,当下心里发毛。回头一看,真季子正用嘴含住寺本泉的两颗丸子,企图用口中的热力令更多血液通过。而他一根本来就不小的屌更是涨到惊人的大,龟头几乎有恵理子的拳头一般的粗,长度更达八、九寸。恵理子虽然今天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屌,但想也没想过竟然可以这么的粗大,实是恐怖,心里一急,马上就想哭起来。
  但寺本泉没有给她太多时间胡思乱想,立即两手抓着恵理子的双腿,把她们呈大字型的分开,微微托起她的屁股到跟他的屌成一水平位置。暴龙般的大屌对准恵理子粉红色的阴户,虎视耽耽着眼前的猎物,随时要上前把她吞噬。
  真季子抓着恵理子的纤纤小手,叫她用手指轻轻把两片阴唇拨开,紧闭的阴唇终于露出一线小缝,寺本泉便挺着巨棒朝着小缝。恵理子未经人道的阴道,恵理子连手指都很难塞进去,更何况是寺本泉吃药后的巨物!寺本泉两手把庄恵理子双腿往旁再分成80度的直线,整个阴户都暴露在外,阴唇也微微的扩张。寺本泉使劲的再插,终于把巨物的龟头硬生生的塞进去了一截,但恵理子己痛不欲生,香泪如泉涌,「唔……唔」的哽着呻吟。
  既然已插入了一小截,巨棒的第二、第三击便势如破竹的大步向迈深渊,岩田叶子本能的紧缩阴道肌肉阻拦巨棒的入侵,但无论她如何用力,深渊已经兵败如山倒。她觉得身体像被一股无型的力量撕裂了,万般痛楚只能藉眼泪和呻吟声来强忍。
  但恵理子非常不想给寺本泉和真季子听到她呻吟,不想令寺本泉和真季子觉得她是下贱的。自己花了莫大的勇气埋没尊严,为了钱甘愿把身体给寺本泉玩弄,这个恵理子还可以接受,毕竟这是个功利主意的社会,而她也知道她有些大学同学在念书时就已经偷偷的下海当小姐。寺本泉也算个有头面的人,给他玩也不算太差,但她想不到寺本泉竟然如此变态。
  他的其他大亨朋友们也是变态,让下贱的黑人把岩田叶子如此糟蹋,让他们把肮脏的屌任意插入她宝贵的阴道里,然后又把他们腥臭的精液射在她的身上。就在今天下午,恵理子和岩田叶子还是尊贵的处女,现在一个已给不知多少人干过,另一个下体则被一条小拳头般粗、一把直尺长的巨屌插着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啍……”恵理子按捺不住的呻吟着,欲死的痛苦使她感觉不到处女膜已被寺本泉的屌刺穿了,但她却能感觉到热呼呼的处女血从阴道泌出,一根巨屌好像工地打地基的机器,一下一下很规律的凿进她阴道来。寺本泉把屌拔出来,上面沾有恵理子的鲜血和淫液,递送到恵理子面前,强迫岩田叶子把他们舔个干净。偌大的阳具,恵理子舔到舌头发僵才清洁完。之后寺本泉又挺着他的屌,如暴龙般的插入恵理子的嫩穴。庄恵理子身受暴插,再也忍不住高声呻吟:“啊……哦……”声浪虽然不大,但却每一呼喊都钻入寺本泉的耳朵,刺激着他的神经,激发起他的原始兽性。
  寺本泉叫真季子从后面把恵理子双腿往后拉,恵理子现在变成一个v字,阴道成为了身体最下端,这样一来寺本泉更可以肆无忌惮地探讨她深渊的尽头。寺本泉阳具暴涨之后已经长过她的阴道长度,每一次寺本泉尽根插入后恵理子都会感到痛苦难堪。她意图往后挪来躲开寺本泉的进击,但后面又有真季子在顶住,恵理子变成笼中鸟,只可眼睁睁看着寺本泉一下一下的插入自己最秘密的地方。
  寺本泉作了一次深深的插入后,把整根屌种在恵理子的嫩穴中,然后停止抽送,改由用双手去挤掐恵理子的乳房,他可没有丝毫怜惜之心,双手使尽劲的掐、搓、挤、揉,恵理子的乳房在他手中变成了千百种形状,痛得恵理子大叫:“唔……唔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”香泪再次流下之余,也第一次哀求寺本泉停手。“不要?不要甚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寺本泉非但没有停止,还变本加厉在腰、手掌上加把劲,把恵理子又掐又凿的弄得半生不死。“啊……董事长,请你不要再弄了好不好?”恵理子哭着的哀求着,当中不断带出一两声动人的呻吟。
  殊不知恵理子越是哀求寺本泉,他越是兴奋。一面又再加快插送,恵理子蓬门刚被开锋,阴道本来就十分紧窄,加上寺本泉的屌现在又无比的大,寺本泉一根巨棒被挟得喘不过气来。寺本泉变本加厉,把恵理子双腿往后推,身体成一v字型,阴户变成在v字最下端。这样他一进一出更加容易。他为恵理子耗用了实贵春药,今天一定要玩够本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恵理子惨被蹂躏后发出无奈的呻吟,寺本泉像发狂的野兽般撞击恵理子娇嫩的下体。“董事长……唔……请问你甚么时候才可以停?”
  寺本泉也慢慢感到疲倦,说:“恵理子小姐,你这么一个美人,我玩一辈子都不厌。要我停也可以,只要你答应以后待候我,我现在就停。”“那怎么……不是说一个晚上的吗?”“谁叫我欢喜你?也不轮不到你不答应,今天晚上的事,我都录影起来了,哈哈哈!”
  原来寺本泉在房里暗中装设了录像机。本来只是要以后回味风流事用的,现今却另派上用场。寺本泉闭了一口气,下体疯狂的在嫩穴中抽插,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向阳具涌至。寺本泉这次到了快慰极点时,再也不忍耐,精液一泄如注的射入恵理子的阴道内,直至满泻。春药制造了大量的精液,寺本泉把大屌抽出后,便缓缓的从恵理子阴道口流出,滴在床上。
  岩田叶子那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她身体内得到快乐,少说也有五、六人,每人来个两、三次,完事后她只看到一沱沱精液淌在地上。

赞(9)
TOP Posted:2022-05-21 19:30 樓主 引用 | 發表評論
寻找取精人


級別:新手上路 ( 8 )
發帖:321
威望:33 點
金錢:328 USD
貢獻:0 點
註冊:2022-04-21


1024
TOP Posted:2022-05-21 21:04 #1樓 引用 | 點評
爱胸君


級別:俠客 ( 9 )
精華:1
發帖:2298
威望:250 點
金錢:549 USD
貢獻:180 點
註冊:2022-03-12

感谢分享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Z
TOP Posted:2022-05-21 21:47 #2樓 引用 | 點評

.:. 草榴社區 -> 成人文學交流區

快速回帖 頂端
內容
HTML 代碼不可用

使用簽名
Wind Code自動轉換

按 Ctrl+Enter 直接提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