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 » [古典武俠] 压寨夫人(十回全)
本頁主題: [古典武俠] 压寨夫人(十回全)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
止水大师 [樓主]


級別:俠客 ( 9 )
發帖:303
威望:110 點
金錢:1935 USD
貢獻:10 點
註冊:2022-02-13

  第七回

    沿途经过一片田垄,只见道路左侧,是条宽有两丈余的大溪,流波荡荡,势甚湍急,右侧却峰峦矗列,峭拔奇秀。
  抬眼望向远处,对面大山横况,隐然在山脚之处,孤零零地耸立着一座庄院,走到近前,亭台楼阁也变得清晰可见。
  庄院外一道高约丈余的围墙,黑漆光亮的大门,向南而建,写有“白松山庄”几个大字。
  此刻的大门,正在敞开着。
  门上的紫铜门环,在阳光下有如黄金般,闪闪生光。
  一匹高头白马,正朝白松山庄缓缓踏步而来,鞍上却坐着两人,一男一女,正是狄骏和瑶琳。
  原来瑶琳舍不了她的白马,二人便先回山崖处,终于把牠寻回来,方行动身起程。
  瑶琳拍拍狄骏环在她腰肢的手,回头问道:“这是一个贼寨吗?为什么我如何看,总是觉得不大像,若说这是琳宫梵宇,瞧来还觉贴切些。”
  狄骏只是笑笑,并没有答话。
  瑶琳不依地小嘴一翘,撒起娇来:“怎么啊?为何不答我?”
  狄骏不理睬她,这时大屋内走出几个人,走在前头的,却是个二十上下年纪的青年,长得剑眉朗目,威武英俊,细看之下,倒有几分和狄骏的样貌相似。
  在这青年左侧,却是一个两鬓染霜,目光慈祥的老汉,还有几个帮中手下,雁字形的走在二人身后。
  狄骏翻身下马,抱下瑶琳,一个中年汉子上前牵过马匹。
  怛见那青年带着阳光似的笑容,缓步迎将上来,“大哥,辛苦你了,似乎今趟进行得挺顺利。”
  他的目光移向瑶琳,见她长得美艳如花,一对黑白分明的眸子,正与自己对望着。“要是我没猜错,妳便是沈瑶琳吧?”
  瑶琳望着眼前这俊美青年,便知晓此人是狄骏的弟弟狄骥,他虽然缺乏了狄骏的粗犷气息,却另有一股轩昂之气,她向他微微一笑,“你猜对了,我便是沈瑶琳,你是狄骥吧?”
  狄骥略感诧异,笑道:“原来大哥早已对妳说了。”
  瑶琳抬头向狄骏一笑,“你的弟弟比你还俊几分呢。”
  狄骏听着,脸口不由一沉,嘴角隐隐露着苦笑:“狄骥,咱们进去再谈。”
  瑶琳见他脸现微愠,便伸伸舌头,再不敢做声,随着众人步进屋内。
  走进大门,却是一个偌大的庭院,院内修竹青松,嘉木林立,丛丛簇簇种着不少奇花异卉,缕缕清香,芳香馥郁。
  一条白石砌成的小径,蜿蜓着通向庭院深处。
  大厅之外,绕着一曲回廊,只见朱栏画栋,建筑极其精致。
  数人步入大厅,两个十六七岁的丫鬟肃立一旁,狄骏道:“小雪,妳马上把望月轩打扫好,让沈小姐居住,以后便由妳俩伺候她。”
  此话一出,众人也为之一愕,就是那两个小鬟,都认为自己听错了,茫然地互望一眼,再把目光瞧向狄骏求正。
  这里人人皆知,望月轩乃是帮主休憩看书之所,从不曾有外人住过,今次还是头一遭,怎不叫人不感到惊讶。
  狄骏寒着脸孔,加重语气道:“听见没有,还不快去。”
  小雪再不敢动问,恭敬地应了一声,便回身去了。
  狄骏再向另一丫鬟道:“小云,带沈小姐往百花池沐浴,好生伺候。”
  长得娇俏可人的小云,心思极为伶俐,知道眼前这美貌少女,能得帮主如斯重视,绝非一般人物,连忙躬身令命,恭谨地朝瑶琳道:“沈小姐请跟小婢来。”
  瑶琳依恋不舍的望望狄骏。
  狄骏温柔地一笑,“妳这两天跑了这么多路,也该舒舒服服冲洗一番,小云会给妳衣服更换。”
  “可是……”
  瑶琳还想说什么。
  狄骏抬步走近她,在她耳畔道:“妳暂且先去,我待一会便来。”
  瑶琳听他会来找自己,脸容旋即一喜,便随着小云去了。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    百花池距离大厅相当远,二人走在一条白石小径,小径两旁,修竹成林,弯弯曲曲走了好一段路,骤然眼前一广,已来到一处邃谷幽泉之地。
  但见四下假山石洞,亭台水榭,处处繁花似锦,争奇斗妍。
  当中之处,建有一人工池沼,池上飞桥栏槛,横卧碧坡,一挂沙沙飞瀑,溅石而下,池的右侧,建有一精舍簪室,门上横一匾额,上写着“百花池”三个字。
  瑶琳骤见这绚丽多姿的好地方,委实惊喜万分,忙问道:“小云姐,这里好漂亮哦,那面的小室,便是百花池么?”
  “是的,沈小姐叫我小云好了,给帮主听见,我会被骂的。”
  “这里离主屋这么远,若每次沐浴都要走这一大段路,好不方便呢!”
  “沈小姐妳不用担心,此处离望月轩并不远,妳看……”
  小云一指,一栋飞檐翼角,掩映在万杆修竹后。
  小云道:“这便是望月轩了,百花池后面有一锦石小径直通那里,只要走数十步便可到达。”
  瑶琳喜道:“这很好啊,我便可以经常来这里玩了!”
  “白松山庄还有很多美丽的地方,只要小姐妳喜欢,小婢可以带妳四处看看呢。”
  “好呀!明天妳带我走走,可以么?”
  “当然可以!”
  二人谈谈说说,已来到百花池,小云纤手轻推,门扉自开,“沈小姐请进。”
  步进内里,瑶琳眼前又是一亮,即见一潭白玉花石砌成的清池,一泓流泉,叮叮咚咚,由屋外引至,池边四周花叶扶疏,真个桃红李白,春兰秋菊,阵阵繁花的馨香弥漫四周,几疑身处仙山瑶池。
  瑶琳在小云殷勤的服侍下,脱掉身上的衣服,淋浸在这水漾淙琤的幽泉中,大有帘杏溪桃之感。
  自瑶琳随着小云离开后,狄骏、狄骥两兄弟,便来到大厅东首的一间小室,方好坐落,狄骏遂问道:“那个沈一鸣安放在哪里?”
  狄骥道:“他住在东月楼,并没有任何举动。”
  狄骏抱着双手:“他服了”灵弨丹“有何反应?”
  “当他知道自己的武功暂时消失,起先确有点激动,经过几个时辰后,似乎已平定了不少,只是……”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
  “大哥,咱们真的需要这样对待他么?”
  狄骏道:“他武功不弱,这样做便可避免他逃走,而另一原因,好让他知道,没有我的解药,他的武功便难以恢复,现先让他在这里住上几日,接着再放他回去。要知一个练武之人,失去武功,真是比死还要难受。当他父亲沈啸天得知此事,必会愤怒难当,况且他的宝贝女儿仍在我手上,势必令他无所措手足。”
  “打算什么时候放他回去?”
  狄骐凝视着他。
  “不用急,先看看沈啸天这老贼有何反应再说。”
  “大哥,你看沈啸天会亲自来吗?”
  “这个很难估计,但我倒希望他会来,省却很多事。”
  狄骏顿了一会,续问道:“王彪在这里么?”
  狄骥摇首道:“他没有随行回来,半途与其中一个兄弟说有要事去办,至今还没有回来。”
  狄骏微微一笑:“瞧来他不会回来了。”
  便把王彪之事说了出来。
  狄骥也听得不住叹气:“没想到王彪是如此心怀叵测,依你所说,沈啸天极有可能出兵围剿咱们,大哥你的看法如何?”
  “我相信不会,沈啸天在没有清楚咱们动向前,决不敢把自己的宝贝儿女作赌注而贸然出兵,当沈一鸣把我的书信带回给他后,到时他自会有所反应。”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    东月楼是一座独立的小楼,楼高两层,颇为别致。
  这时,沈一鸣负手伫立窗前,心头显得极端沉重,想起妹子瑶琳现今正在狄骏手上,确实不得不令他担心。
  再想起自己的处境,虽知一身武功暂时尽废,但逃走的意欲,仍是相当强烈,但事实归事实,现在的自己,可谓手无绑鸡之力,连一个平凡人也不如,生似大病之后般无异,又叫他什样能逃出去。
  难怪影子帮这么放心,竟不把自己关困起来,更不怕自己会逃脱。
  虽然沈一鸣的心中仍是有许多疑问,想穿脑袋也想不通狄骏的意途,但现在不得不暂时把此念头放低,首要是先想一个法子回复自己的武功,方能有力量与狄骏对抗。
  沈一鸣知道这个重要性,便走回榻上,盘膝而坐,尝试再运功看看。
  他盘膝坐定,澄心祛虑,双掌提胸运气。
  那知才一提气,陡觉全身虚飘飘的,一口真气,再也无法凝聚,一连几次,都是如此,而且一经提气,眼前登时金星乱飞,几乎便要昏倒!
  他心知无望,连一缕真气已消失无存,不禁摇头叹息。
  便在此时,一把娇柔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。“没有用的,服了”灵弨丹“的人,必须要有我大哥的解药方可回复。”
  一个年约十六七岁,身穿紫衣的少女,悄悄然出现在门口,见她手掠发鬓,缓步行了进来。
  “原来你便是我大哥捉回来的人。”
  她好奇地走到他跟前,瞪着一对灵动的大眼,侧起头在他脸上扫视。
  沈一鸣望住眼前这少女,一时被她的美貌全然吸引住,竟无法说得出话来。
  只见她体态轻盈,明眸善睐,笑来齿若编贝,实在是个少有的美人儿。
  这少女见他瞬也不瞬地望着自己,眉梢一扬,“你怎么了,哪有人这样望人家的。是了,我叫狄姗姗,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沈一鸣道:“在下沈一鸣,狄骏是妳哥哥吗?”
  狄姗姗螓首轻点,“他是我的大哥,听你说是姓沈,莫非你是沈啸天的儿子?”
  “沈啸天正是在下家严。”
  “喂!你说话可否不要这么文诌诌的,什么在下这个在下那个的,叫得好不难听。”
  狄姗姗撅着小嘴,眼珠子一转,又问道:“听说你的武功很不错,是真的吗?”
  “算不上好,只懂一些皮毛而已,但现在……唉!不提也罢……”
  沈一鸣说到这里,不由长叹一声。
  “你不用担心,虽然你服了”灵弨丹“相信我大哥过不多久,他便会给你解药。其实捉你来这里,只是要你带个口讯给沈啸天,并没有打算伤害你,这个你大可放心。”
  沈一鸣立时气愤难当,“就是要我带口讯给父亲,也不需要用这种下三流的手段。”
  “我大哥怕你会逃走,又不想关你在地牢,所以大哥才用这个方法。”
  狄姗姗深知狄骏的为人,决不是一个会随便伤害人的人。
  “妳大哥到底要我带什么口讯,妳知道吗?”
  “我当然知道,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知,因为我还不能肯定。”
  沈一鸣知道在她口中也问不出什么,况且自己早晚都会知道,也不急于一时,但目前最重要的,便是想知道瑶琳的处境,便问道:“我有一事想问妳,不知可否见告?”
  “你想问什么?”
  “我的妹子沈瑶琳和我一起被胁持,后来给妳的大哥先行带走,我想问她现在情形如何?”
  “哦!原来和大哥一起回来的姑娘,便是你的妹妹。”
  沈一鸣听着,不禁喜道:“瑶琳也来了,她现在人呢?”
  “她好得很呢,我听庄里的人说,大哥带了一位很漂亮的姑娘回来,并吩咐安排住在望月轩,我听了也感觉奇怪,望月轩直来是大哥的书室,除了几个打扫的丫鬟外,从不许人进入,万没料到今次竟会让你妹妹居住,瞧来他对你妹妹很重视呢。”
  沈一鸣眉头轻蹙,一股不祥的预感倏地而生,心想:“莫非狄骏在打瑶琳的主意,要是这样,我绝不会放过他。”
  “妳可以带我去见见我妹子吗?”
  他急切地问。
  “这个……或许有点困难,我大哥下了命令,庄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准进入望月轩一步。这样吧,我去求求大哥,他素来极听我的说话,这个便包在我的身上。”
  沈一鸣连声多谢,心想她这个人还算不错,一点也不像她的兄长。
  “我现在就去找大哥,回头再来看你。”
  话落,向沈一鸣抛下一个甜甜的笑容,便回身走出房间。
  原来百花池却是一个温泉,水并不太热,温度适中。
  沉浸在其中,让瑶琳感到浑身一阵松弛,她闭上眼睛,享受着这写意的一刻,而那个丫鬟小云,则静默地站在池边,不敢惊动她。
  狄骏悄悄走进百花池,小云立时望见他,正待躬身开声,忽然瞧见他把手一扬,示意她不准说话,并打着手势着她出去。
  小云自是知道他的心意,向主人微微一笑,当下放轻脚跟,徐步走出百花池。
  良久,瑶琳缓缓张开眼睛,朦胧之中,骤见一团物体斜斜横躺在池边,蓦地吓了一跳,连忙双手抱胸,掩着上身的重要部位。
  她定睛一望,方发觉此人竟是狄骏,全身赤条条地单手支颊,横躺在水池边,一双邪邃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她。
  只见狄骏咧嘴微笑,露出一副嘻皮笑脸的无赖相,瑶琳见他这副模样,心中微感有气,但想到他真的没有骗她,竟依约前来,心里不悦之气旋即烟消云散。
  “你来了。”
  四下一看,“咦!小云呢?”
  狄骏没有答他,只用双眼盯住她胸前的丰满,和她那肌理晶莹的雪肤,正在水中隐约变幻着。挺秀的玉乳,微晃着在水中浮沉,幻出一幅无限诱人的画面。
  狄骏真的看呆了,她只是小小的诱惑,便能令他无法自持,犹如被下了魔法般,使他不得不渴望想要她,触抚她!
  这种感觉,是他在其它女人身上从不曾有过,光是这一点,不由不令他感到震惊,但这确是一个事实。
  狄骏朝她招招手。
  瑶琳略为迟疑一下,还是迎着池水朝他行来。
  方来到他跟前不远处,狄骏一个翻身,突然跳下水池中,一把就将她拉贴在自己胸前,牢牢拥她入怀中,并用手抬起她下颚,好教她望向他。
  二人登时四目相睖,各不相舍。
  狄骏缓缓低下头,亲吻她的唇,瑶琳在他舌尖的坚持下,本能地为他开启唇瓣,狄骏捧着她的脸,手指伸进她早以奔泻披肩的青丝,开始从容不迫地挑逗她。
  瑶琳由被动之中,渐变为主动,又有谁知道,她是多么地想要他。
  两人的亲吻,很快从温柔的爱抚,快速地转变,变成狂野的激情,他们的舌尖,不断交缠,直到二人几乎无法思考。
  热情如闪电般迅速燃点,瑶琳已经放弃全部的矜持,她纤柔的小手,环住他的熊腰,身体贴靠他磨蹭,乳尖在动作中急切的挺立。
  瑶琳也同时感觉到,狄骏那火热的肉宝贝,正在水中烫贴着她。
  狄骏的肌肉,平滑而坚硬,有如一张大铁扇,而从他身上和嘴唇散发出来的热情,在这一刻里已完全将她淹没了。
  天呀!她永远不想要他停止碰触她,那种感觉确实太好了。
  现在的瑶琳,因激情而令她浑身发烫,自她喉咙的深处,不停地发出低吟,而这个诱人的声音,几乎使狄骏完全失去控制,但也令他感到有份自负的愉悦。
  在强烈的欲望驱使下,使她再无法自主了,贪婪的小手开始往他身上游移,虽是在紧密的拥抱下,她还是找寻到她想要的东西。
  瑶琳五指轻轻握住那宝具,而狄骏也立即有了反应,本已挺硬的宝具在她小掌中,变得更为昂大。
  她惊奇在自己掌中的感觉,那种烫热与脉动,是如此的惹人喜爱,凭那种壮硕,她可以断定,教任何的女性都会对它爱不释手。
  轻缓抚动的折磨,使狄骏开始发狂,原在喉咙里的呻吟,片刻间已变成了咆哮,鼻息也沉重起来。
  瑶琳满足地感应到他的畅悦,狄骏的鼓舞,使她手指动得比前更烈,她要叫他的灵魂飞上云天,要他为自己疯狂。
  她的指尖捻撮他灵芒似的顶端,恣情地拭动,挑拨激发他原始的欲念。
  狄骏的大手再无法安静下来,开始移至她胸前,一边的浑圆玉乳完全包容在他掌中,瑶琳同时浑身一颤,喉间马上发出娇吟,拱起背部,欣然迎接他温柔的爱抚,这种畅美的感觉,比起在山洞时更觉烈。
  无须她开口,光凭她水汪汪的眼睛,星眸半闭的脸容,足以告诉他的一切,她是多么喜欢这热情的碰触。
  瑶琳的肌肤,触抚起来,犹如细丝般光滑,她身上像花朵般的香味,更叫他迷醉。
  狄骏一手定住她的纤腰,落在她胸前的手徐徐下移,直到触及她身体最热的部位,一阵的痉挛,立即划过瑶琳的下腹,她再无法阻止自己淫荡的反应,开始随着他手指的移动,迎凑着他。
  而她的小手,更加用上力度在他的坚硬蹂躏。
  狄骏牢牢盯住她,她的脸容表明了她的渴求,她想要……
  然而,狄骏突然停止了动作,轻轻把她推开。
  骤然的离去,令瑶琳感到无限的迷茫,小手紧紧攀住他,不愿放开手。
  “想要我吗?”
  他轻刷着她的唇瓣,用他的肉宝贝摩挲着她。
  瑶琳仰首望向他,眼里盈满着春意。
  狄骏捧起她丰满的圆臀,让她双脚离开池底,往上提起。
  瑶琳惊呼一声,赶忙用双手箍向他脖子,方能稳住身形,修长莹滑的玉腿,牢牢的绕缠在他腰肢,而他的宝贝,刚好横亘在她花穴上。
  “狄骏……”
  她声如蚊蚋,把头钻在他怀中。
  狄骏把她抱起,爬上石阶步出水池,缓缓将她仰放在池边,瑶琳已羞涩得紧闭着眼睛,只见她一脸通红,胸脯不停起伏,直到狄骏厚硕的身躯把她盖拥住,她的心房几乎要跳将出来。
  他俯头向她,瑶琳闭着眼睛迎上他,正如在她记忆中一样,还是这么坚毅和诱人。那是轻柔,令人心醉的一吻。
  狄骏贪婪地不住吸取她口中的甜蜜,并感觉到他柔软的乳房曲线,是这么地浑圆和饱满。也感到她尖端的硬挺,恰巧和他的鼠蹊情形一致。
  很快地,这热吻已变成狂野的激情。
  瑶琳也因为这股激情,眼神更显得恍惚,她清楚知道,是无法阻止自己不去吻他,更无法浇熄体内的熊熊欲火。
  她的小手,下探紧紧握住他的宝贝,活动也由缓慢而强烈起来。
  瑶琳放荡不羁的反应,几乎使狄骏失去理智,他极力抑压自己,但这痛苦的折磨,叫他又如何忍得,他的自制力根本无法派上用场。
  狄骏急切地埋头在她乳峰中,饥渴地吸吮,但手上的动作,并没有停止,不住寻找他想要的部位。
  瑶琳双手箍上他强横的身躯,弓起胸部,热切地迎接他的唇舌。
  当狄骏轻噬她顶尖时,这种肉体欢愉的快感,瑶琳也禁不住娇喘出声。
  而她另一边玉乳,同样受到他大掌的覆盖,指头摩擦她的乳头,使她不得不在他身下扭动。
  不一会,狄骏停止所有动作,双手撑高上身,好让他炽硬的宝贝,紧紧抵在她两腿柔软之间的花穴。
  瑶琳旋即感到它的触抵,惊惶的自然反应,叫她想移开,但当狄骏的热吻再次降临,实时便赶走了她的恐惧,任由它恣意地抵住。
  狄骏一面吻她,一面缓缓移动臀部,用他的硬物,不住摩蹭她,这个磨人的接触,使她体内深处的欲望火苗,立时被他点燃。
  没有多久,瑶琳的欲火,高得令她再不能忍受,她的手指,已陷在他的臀部里,并把他牢牢地按住,急渴地挺起腰肢,迎凑他灼热的宝贝,而她体内的蜜液,就如洪水决堤般,开始汹涌长流。
  狄骏再度抬起头,看到她眼中闪着渴求的火焰。
  “妳若要我停止,可以说出来。”
  狄骏盯着她问。
  她摇摇头,“不……我……我真的很想要你,但我很怕!”
  她望向他,神情充满忧虑。
  “怕甚么?刚才妳不是下定决心了么?”
  “老实说,我怕痛,更怕承受不住你的巨大……”
  “就是这一点点?”
  “嗯!”
  瑶琳真是有点害怕。
  狄骏微微一笑,“所以那天晚上,妳便想出这个蠢法子来。”
  “你……你知道了……”
  瑶琳有些惊愕。
  “连妳这些小点子都看不出,我如何能在江湖立足。”
  “原来你要我吃……是你故意的?你坏死了!”
  瑶琳噘着小嘴,娇嗔起来,一把握向他的昂奋,让他怪叫起来。
  疼痛令宝贝的亢奋枯痿了不少,幸好瑶琳贪玩,才把它回复原状。
  “妳再是这样,我绝不放过妳。”
  狄骏瞪着她道。
  瑶琳却没有理他,只是“噗哧”一笑,继续弄着她想弄的。
  “我想问妳,这种方法,是谁教妳的,不要说妳早就知道。”
  狄骏问。
  “是奶娘,她看着我长大,因为怕我会吃亏,所以教我这一招。”
  “真没想到,她会教妳这个下策的方法。”
  狄骏笑道。
  瑶琳马上抗议,“谁说是下策,那晚不是挺有用么?”
  狄骏一笑不答,突然坐直身躯,抬着她双腿,继而推起她的臀部,好让她粉嫩的幽穴朝天大露。
  瑶琳大吃一惊,“不……不要这样,太羞人……”
  说话尚未说完,狄骏的嘴唇,经已印在那鲜红的花瓣上,灵活的舌头,同时硬闯了进去,不停舔掘擦拨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醉人的娇吟,不住地在她口中响起:“不……我受不了……”
  但狄骏并没有停手,倒反而更加卖力。
  “不得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  一阵阵畅悦的抽搐,自瑶琳体内窜过。
  狄骏凝视她,缓缓把她臀部放下,让她回复仰躺的姿势,并用他的膝盖,轻轻顶开她双腿。
  她还来不及猜出他的意图,他的手已滑至她柔软,手指温柔地抚弄着。
  他巧妙地进入她花穴内,使她本能地弓起身,更贴烫地抵着他的手。
  她那热情的反应,给予他莫大的兴奋,而且这热情全是属于他的。
  “不……不要再折磨我,狄骏。”
  她再次喊出他的名字。
  狄骏置身在她细嫩的腿间,抬起她的臀部,尽可能缓慢地进入。
  巨大的宝贝撑开唇瓣,缓缓望内深进,娇嫩紧窄的含箍,让他呻吟了一声,而瑶琳却扭动着身躯,催促他前进。
  当狄骏进入小许时,她感到膣避像被硬撑了开来。
  狄骏埋首在她颈窝里,喘着气指示:“用妳的腿勾住我。”
  瑶琳依他所说,双腿围紧他。
  突然,狄骏没给她一点预示,猛力挺进,实时冲破她童贞的屏障,完全进入了她体内深处。
  “呀……”
  杀猪似的巨响,顿时自百花池传将出来。
  



    第八回

    “呀……”
  瑶琳痛得大叫,本能地想要退缩。
  “没事的,痛楚很快便会过去,相信我。”
  狄骏轻声细语哄她。
  “但我好痛,真的好痛!”
  一股强烈的胀满感,立时塞得堂堂满满。
  狄骏本想等她适应下来,但她的紧窄,使他悸动的欲望竟无法停止。
  他开始慢慢移动,逼仄的甬道,经过温柔的开垦,使瑶琳续渐感到舒缓。
  她开始爱抚他的肩膀,教狄骏知道,她的痛楚,经已续渐消失。
  狄骏收到她的讯息,知她急切的需要,便蹲直身躯,伸手移至两人结合之处,方发觉瑶琳竟然无法容纳宝贝的全部。
  狄骏用手指爱抚她的欲望核心,使她的激情尽快升到最高点。
  先前的缓慢轻柔,变得愈来愈猛,他凝望着眼前的瑶琳,在他强劲的挺进下,看着她脸容的变化,由痛苦中变得悦愉。
  瑶琳感到她的自制能力,经已一去不再回,似乎再无法抓住任何的心思,体内的压力,肉壁掖磨的感觉,在在都教她昏晕。
  尤其他每一深进,都是直抵她的尽处,难言的美快感觉,令她着实难以承受。
  狄骏的宝贝,不住地进出,花露随着肉宝贝抽插,不住往外飞溅,体内那泛滥的感觉,忽然教她害怕起来。
  但当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刷过来时,她开始忘情地叫喊,“狄骏……我不……”
  狄骏感到她的紧绷,不由加速腰部的冲刺,一个解脱的痉挛,犹如巨浪排空般,不停地扩散再扩散……
  瑶琳真以为自己死过去了,不过狂乱的心跳,才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。
  狄骏瘫在她身上时,她心里是这样想,大概他也有同感吧。
  瑶琳精疲力竭,却又充满愉悦,她闭上眼睛,尝试把刚才那美妙的一幕,仔细地想个清楚。
  狄骏把她拥在怀中,瑶琳完美无瑕的身躯,令他感觉很好,他开始爱抚她,温柔地抚摸着她一边的乳房,事后的温存,令她感到很满足。
  良久,狄骏才心有不甘地翻身仰躺,瑶琳马上依偎着他,以他的肩膀为枕,手指在他胸膛划着圈圈。“我让你满意吗?”
  “很满意!”
  他把她微微拥紧。
  瑶琳等了很久,想听到更多的赞美,“还有呢?”
  “还有什么?”
  他不解的望住她。
  “没有了!”
  她侧身伏在他身上,不想解释自己的索求。
  突然,狄骏亲热地,在她额前深深一吻,“妳表现得很好,从没有一个能给我如此满足。”
  他的手再滑向她身躯,亲昵地爱抚。
  虽是小小的一个吻,但对瑶琳来说,已是很足够了。
  二人躺在池边的地上,贴体相拥,激情的余烬,仍充塞在两人的体内,狄骏吻着她泛红的脸颊,抚摸着她湿润的肌肤。
  狄骏不能不承认,怀中的瑶琳,不但美得让人心悸,且热情如火,并感觉与他是如此地相配。
  一股想永远拥有她的欲望,在狄骏的脑中,再次不自觉地萌生。
  但他却十分清楚,现实非如他所想!
  这完全是天意,是个无法改变的天意,瑶琳必定会离他而去,并且再不会回头,甚至会恨他一辈子!
  “你在想什么?”
  瑶琳感觉他神色有异。
  “想着妳。”
  “我有什么好想,要令你皱起眉头?”
  “过一些日子,妳便会明白。”
  瑶琳是个聪明的孩子,当然了解他心中所想,若然自己不是他仇人的女儿,这会是多么好哩!
  但眼前的幸福,让她不愿再深思,只要剩得一刻能待在狄骏的身边,她便相当满足了。
  这时,她忽然想起哥哥来,自踏进白松山庄起,还没有机会去问他。
  “我可以见我哥哥吗?”
  瑶琳柔声问。
  “暂时不能。”
  “我真的很想见他。”
  瑶琳眨着一对恳求的眼睛。
  “妳担心他的安危?”
  狄骏蹙高剑眉。“妳放心,他没有事。”
  “我相信,可是我……”
  “妳不用再说了。”
  他截着她的说话。“我会安排妳两人见面,但不是今日。”
  “真的!但为什么今日不能?”
  瑶琳紧聚柳眉。
  “当然有我的原因。”
  说着,他的双手再也不肯老实,往她身上乱摸,性感的嘴唇,沿着她光滑的颈项,续渐下移,吻向她高耸的玉乳。
  瑶琳乐意欢迎他,她按着他埋首自己双乳的头部,不要他离开。
  在狄骏刻意挑逗下,令她的玉乳肿胀生疼,而那贪婪的舌头,狂野的攻击,教她禁不住连连娇吟。
  “狄骏……”
  她抓紧他,要求他立即给予她充实。
  “忍耐点。”
  他爬起身,抬起她一只脚,八字似的往天竖高,让她粉红的蜜穴,完完全全地呈现他眼前,并用手指抚弄,继而深入探索。
  “啊……”
  富有魔力的挑情,叫她喊出声来,水眸半闭,猛烈地喘气。
  当狄骏俯首埋伏其间,发挥他舌头的功力时,她全身立时绷得老紧,蜜液汨汨涌现。
  昂然的宝具,撑开她紧密露湿的蕊瓣,徐缓进入。
  充实的快感,再度一浪浪袭来,目下唯一令她能做的,只有揍臀相迎,要求他更深入,迎接更多的畅悦。
  狂猛的进攻延续良久,直至瑶琳开声求饶,狄骏才不舍地撒下种子。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    “大哥,答应我好么,便给他们兄妹俩见一面吧!”
  狄姗姗摇晃着狄骏的衣袂,不停地要求。
  “你见过沈一鸣?”
  狄骏闪着骇人的黑畔。
  狄姗姗有点害怕地点点头:“只说了几句罢了。”
  “我不让他们兄妹见面,自是有我的原因。”
  狄骏不能说出心中的忧虑,他是害怕瑶琳知道哥哥吃了“灵弨丹”暂时失去武功而不安,他实在不想看见瑶琳担心忧伤的样子。
  沈一鸣确是个武功不弱的人物,庄内除了少数的人外,其余均不是他对手,狄骏又不忍将他关入囚牢里,为防他逃走及避免相方发行冲突,狄骏不得不这样做,这算是个两全其美的最佳方法。
  “有甚么原因嘛?”
  狄姗姗翘着小嘴,突然笑道:“我知道了,你是怕他反对你和瑶琳好,是不是这样?”
  狄骏听着她天真的说话,也不禁莞尔:“妳怎知我和瑶琳的事?”
  “我当然知道,要不然你怎会让她入住望月轩?还有我问过小云,她说你和瑶琳在百花池……”
  说到这样立时脸红起来,不敢再说下去。
  “小云这丫头。”
  狄骏脸上一沉。
  “你不要怪责她,是我再三追问她才说的。”
  狄姗姗连忙道。
  “你再三追问?不是要挟么?”
  狄骏极了解这个小灵精的性格。
  狄姗姗伸伸舌头,便道:“既然你怎样也不肯让他们见面,我也没法子了,但我可否去望月轩见见我的未来嫂子喔?”
  狄骏道:“我说不要,难道妳会听么?”
  “那我走了……”
  狄姗姗开心极了,飞也似的,转瞬间便奔出了大厅。
  狄骏见着这个可爱的妹子,不由摇头浅笑。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    望月轩果然穷极伎巧,建筑精美,只见楼外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,另有一番绚丽的气派。
  走进屋内,首先投入眼帘的,是一排长长的书橱,其中商彝周鼎、哥窟宣芦、印章图册,真个罗列生辉;两个彩绘大磁瓶,装满了长长短短的书画滚动条,几只丝珐琅凤纹熏炉,正热烘烘地喷着檀香,弥漫一室。
  这时,瑶琳正坐在一张软榻上,品味着自己的境遇,想起沈狄两家的怨仇,不禁神伤,恍然想起了一出杂剧,剧中那位素梅小姐,同样居处于这种矛盾中,最后她下定了决心,大胆地道白:“奴想贞姬守节,侠女怜才,两者俱贤,各行其志……”
  但自己既不是侠女,也不知道有没有这胆识,若论守节,自己不是已和他……
  瑶琳的心潮,正自翻滚沸腾,突然雅室外传来小云的声音:“三小姐,大公子说过,不许任何人进入沈小姐的房间呀!”
  另一少女声音接着响起:“我是经大哥同意的,快让我进去。”
  “三小姐,可是……”
  这是小雪的声音。
  “还可是甚么,妳两人不相信,大可去问问大哥。”
  说话方讫,即见一个紫衣少女走进来,而小雪小云二婢,却紧随其后。
  但见那少女回头道:“妳二人跟进来作甚么,还不给我出去。”
  二人无奈,只得低头退了出去,并随手掩上了门。
  瑶琳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,凭她们刚才的说话,便知这少女是狄骏的妹妹狄姗姗。
  狄姗姗待二婢出去后,旋风似的来到瑶琳跟前,挽着她双手笑道:“呀……嫂子,妳好漂亮呀!”
  瑶琳立时被她的热情吓得呆住了,一时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。
  狄姗姗像鉴赏字画般,把瑶琳从头看到落脚,赞叹道:“难怪我大哥这么喜欢妳,连我见了妳也有点心动哩。”
  瑶琳听得满脸通红,反执着她的手,笑道:“妳就是狄姗姗?”
  狄姗姗点着头:“嗯!大哥也告诉妳了。”
  “没想到他会有个这么漂亮的妹妹。”
  瑶琳越看越觉得她活泼可爱。
  “不要取笑我了,大哥二哥只会说我是野丫头,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漂亮!”
  狄姗姗被人赞美,心头不禁甜丝丝的。
  接着狄姗姗望望门口,放底声音道:“我来这里是想告诉妳一件事。”
  瑶琳睁大眼睛望住她,狄姗姗续道:“我是受妳哥哥所托,来带妳去见他的。”
  听见这句话,瑶琳的精神马上来了,大喜道:“真的!他现在哪里?”
  “嘘……细声点嘛!”
  狄姗姗压低声线道:“给这两个丫头听见,咱们便无法去的了。”
  瑶琳低声道:“我哥哥好吗?他现在怎么样?”
  “他很好,现在被二哥安置在东月楼,只是吃了”灵弨丹“暂时失去了武功,但妳放心,我听二哥说只是防他逃走,过两天便会给他解药。”
  瑶琳道:“咱们现在便去见他么?”
  “嗯!”
  狄姗姗点头道:“不过妳得留意我的眼色,免得被这两个丫头预先发觉,惹来其它人的注意。”
  “我懂的。”
  瑶琳十分兴奋。
  狄姗姗牵着她的手,走到门口大声道:“嫂子,来嘛,来我的房间,我给妳看看我的玩意儿,保证妳也会喜欢。”
  说着便打开房门,拉住瑶琳走出去。
  二婢见她们出来,赶忙走上前去,小雪道:“三小姐,妳要带沈小姐到哪里?”
  “到我的房间,不可以么?”
  狄姗姗甩下一句说话,便牵着瑶琳走。
  二婢追上来急急道:“不可以呀……大公子吩咐说……”
  “说甚么?说不许嫂子来我房间是不是?”
  狄姗姗睁大了眼睛。
  小雪讷讷地道:“不是,只是……”
  “不是便可以了,还不快给我让开!”
  狄姗姗截住她的话头,摆出一副吓人的样子。
  小云接着道:“大公子说要咱们好好伺侯沈小姐,这样吧,小婢二人也跟随照顾,要不然大公子怪罪下来,小婢实在担当不起。”
  “妳们要来便来好了,不要啰里啰唆一大串!”
  一手便拖着瑶琳往前走,突然回过身来,运指如风,连点二婢两处穴道。
  二婢眼睁睁的软倒在地,连说一句话也不能。
  瑶琳在旁见着,掩口叫道:“妳……”
  又指着地上的二婢:“她们……”
  狄姗姗道:“没事的,我只是点了她们的穴道,咱们回来再为她解穴好了。”
  瑶琳实在心有不忍,望望小雪与小云,不免有点儿内疚!
  “走吧!”
  狄姗姗带着瑶琳走出望月轩,穿过深幽的小院。
  此时正是掌灯时分,殿阁亭台的一侧,正挂着一弯淡金色的月牙儿。
  二人穿室过廊,直朝东月楼走去,途中不时遇着影子帮的兄弟,但帮中兄弟见是三小姐,全都躬身让过,她们的行动似乎相当顺利。
  当二人走过一曲连房,来到一栋小楼时,遽闻一把熟悉的声音,自楼内传了出来:“义父,你不要再多说了,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瑶琳!”
  瑶琳一听,脚步登时停住,也认出说此话的人便是狄骏。
  狄姗姗也感奇怪,望望瑶琳,便低声道:“不知大哥和义父在谈论甚么,语调好像怪怪的,咱们过去听听好么?”
  瑶琳听狄骏说着自己的名字,早便有此打算,见狄姗姗这样说,更是正中她下怀。
  两人悄悄地俟近窗旁,便即听见一张苍老的声音:“骏儿,不是义父要干涉你的事情,但你要知道,沈啸天当年是如何诬害你父亲,还要着人追杀你母亲,把”白玉紫鸳鸯“抢了去,难道你就为着一个女子,便放弃这血海深仇?”
  “没有……”
  狄骏坚定地道:“我并没有放弃,但瑶琳并不像他父亲,我报仇的对象是沈啸天,这与她无关,虽然她是仇人的女儿,可是咱们不能混为一谈,她心地善良,而且在此之前,她根本对父亲的一切罪行全然不知。”
  “这又如何,你可有想到,当你杀了沈啸天,为自己父母报了仇,她两兄妹会如何对待你,难道他们便就此算数!你真的不听我所言,坚持要把她留在身边,便和留下一服毒药无异,随时都有可能要你的命,莫非你连这一点也没想到。”
  只听狄骏笑道:“我当然有想过,也考虑了很久,我既然喜欢她,便要接受命运的考验,到时她若真的要杀我,我也毫无怨言,做人子女为父亲报仇,是天经地义之事,我又怎能怪她。但我只知道一件事,我若然失去了她,和失去了自己性命并无分别,义父!我希望你明白我的心境,只要喜欢了一个人,想要在中途放弃,恐怕是件不容易的事。”
  “唉!我真不明白你们年轻一辈的想法,或许你说得有道理,但毕竟对你来说,打后的道路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。”
  “我也知道,路是自己挑的,就是黄泉路,恐怕到时也难以回头!”
  瑶琳在窗外听了,早已是泪流满脸,而狄姗姗也听得双眼发红,见着瑶琳的样子,只得放低声线道:“走吧,给大哥发现了,便无法找妳哥哥了。”
  瑶琳点点头,抹去脸上的泪珠,激动的心潮,仍不住地在体内攀升。
  通过连房,便看见一座二层高的大楼,狄姗姗道:“前面便是东月楼,楼外有不少人在守着,咱们须得绕到屋后去。”
  狄姗姗带着瑶琳,悄悄拐了一个大弯,来到大楼的后面:“嫂子,妳懂不懂武功?”
  瑶琳摇着头:“哥哥曾教过我些许,但只是闹着玩的,不大有用。”
  狄姗姗笑道:“不用怕,但妳无论如何惊怕,也不要出声,知道吗?”
  但见狄姗姗单手围着她纤腰,低声道:“咱们要上去了。”
  “甚么?”
  瑶琳抬头望望头顶,见是一株数丈高的大榕树,不由害怕起来。
  当她仍没转念之际,狄姗姗以搂着她纵身一跃,便跃上丈余高,同时落在一株大树丫上,二人扶定身形,往外望去,正好对着东望楼的二楼,见屋内还有着烛光,显然沈一鸣仍没有睡去。
  狄姗姗低头四下细看,见无人接近,遂道:“现在咱们过去,妳得搂紧住我身躯。”
  瑶琳也曾经历过两次这样的环境,一次是狄骏抱她上崖面,加上刚才狄姗姗的一次,她已不甚害怕了,便咬紧牙齿,朝狄姗姗点点头。
  狄姗姗拥着瑶琳,力聚双足,夜鹰似的飞向东月楼二楼,才一踏落檐角,即见楼房之下有两名影子帮兄弟巡过,狄姗姗掩着瑶琳的嘴巴,恐防他因惊惧而叫出声来。
  屋下二人走过后,狄姗姗拉着瑶琳从窗户跨进屋内,即闻一人问道:“谁人?”
  狄姗姗笑道:“是我带妳妹子来了,你该怎样多谢我呀!”
  说着便与瑶琳一起走了进来。
  瑶琳一见兄长,连忙跑上前去:“哥哥!”
  沈一鸣挽着她的手,大喜道:“妳这鬼丫头,真叫人忧心死了。”
  瑶琳笑道:“难道我便不担心你,是了,听闻你吃了甚么”丹“没有了武功,是真的么?”
  沈一鸣点头道:“这是没法子的事。”
  “对不起!”
  狄姗姗来到二人跟前:“都是我哥哥不好,我求他取解药,他又不肯,连二哥也不听我说话。”
  沈一鸣笑道:“这怎关妳事,我还没有多谢妳呢,不是多得妳,咱们兄妹今晚又如何能见面。是了,妳们两人怎会由窗口进来?”
  “飞过来的。”
  瑶琳指着狄姗姗道:“是狄妹子抱着我从对面大树飞过来的。”
  沈一鸣道:“原来妳的轻功如斯厉害,失敬,失敬……”
  “算不了甚么,我大哥和二哥才厉害哩。”
  瑶琳道:“哥哥,他们有难为你么?”
  沈一鸣摇头道:“这个倒没有,除了不许我走出这里外,并没有甚么。”
  “嫂子妳放心好了,我二哥说就是不想囚他入地牢,但又怕妳哥哥会逃走,所以才给他叫下”灵弨丹“以防万一。”
  沈一鸣轩着剑眉,盯着瑶琳道:“甚么嫂子?”
  瑶琳见着,登时红霞盖脸,害羞得连忙低下头不敢出声。
  沈一鸣追问道:“快说,这到底是甚么一回事,狄小姐怎会叫妳作嫂子,莫非妳……”
  狄姗姗走到瑶琳的身边,撅着嘴巴道:“不要这样嘛,我哥哥喜欢她,将来自然是我嫂子了,现在我叫早了一点,也不算甚么大事吧!”
  “狄骏要娶她?”
  沈一鸣感到极度惊讶。
  瑶琳却用力扯她的衣角,希望她不要再说下去,岂料狄姗姗并不理会她,反而笑着道:“怕甚么,大哥喜欢妳,妳喜欢大哥,这有甚么不对。”
  沈一鸣气得喘不过来,五官聚成一团,颓然坐在椅上,良久才道:“妳怎能这样,我两人给狄骏掳来这里,妳却和他……”
  狄姗姗听得有点气恼了,接口道:“这又怎样,要不是你父亲,我哥哥也不会费这么大心机。”
  沈一鸣盯着她问:“妳说甚么我父亲,这与我父亲何干?”
  “当然与你父亲有关。”
  狄姗姗越说越咬牙切齿:“你父亲害死我父母,你说这关不关他事?”
  沈一鸣自是不会相信,顿即怒道:“妳敢乱说这疯话!”
  “哥哥!”
  瑶琳眼看二人快到反脸的阶段,不能不出声了,连忙上前扯着沈一鸣,柔声道:“不要再吵了,我有一事要说与你知。”
  便将唐浩的说话和盘托出。
  沈一鸣听得青筋暴现,握拳透爪,当他全部听完后,实不知道能否相信这赫赫大恶,如此血腥的事实,而且是发生在自己父亲身上,但由瑶琳亲口说出,再加上眼前的种种事情,又不能令他不相信,一时间,他只觉百端交集,痛心入骨。
  瑶琳安慰道:“哥哥,不要难过,现在想甚么也没有用,也无法明白当时的真相,待咱们见到爹爹后,问明一切便是了。”
  沈一鸣摇头叹气:“我害怕的,便是如唐浩所说的一样,到时该如何是好!”
  瑶琳听了,不免也忧心起来,心头沉郁得很。
  狄姗姗见兄妹两人如此模样,一时也茫然无策,寻不着说话来安抚二人。
  便在此时,突然屋外传来一声巨响,三人同时一惊。
  狄姗姗脸现惧色,连忙道:“这是我帮哨子的告急讯号,有人要来攻击本帮。”
  房门倏地大开,冲进六七名帮众,领头一人见三小姐在此,也感诧异,忙上前道:“禀告三小姐,颍阳刺吏领兵数千人围攻本帮,二公子遣派属下保护沈公子。”
  瑶琳兄妹听见父亲来了,也不知是喜是忧,不禁互望一眼。
  只听狄姗姗道:“大哥二哥现在哪里?”
  那人道:“已出庄接战去了。”
  狄姗姗低头惴度一下,连随道:“你们便在这里保护沈公子和沈小姐,不得离此寸步,若有甚么事情发生,马上发讯号通知。”
  众人齐声躬身令命:“属下知道!”
  “嫂子、沈公子,我现在要出庄帮手,你们先待在这里不要走开。”
  “可是我父亲……”
  瑶琳担心起来,恐怕狄骏会伤害自己的父亲。
  沈一鸣接口道:“我和妳一同去,有咱们兄妹在,爹爹多少有点顾忌,免得兵革相对,彼此大动干戈。”
  “是啊!”
  瑶琳马上道:“咱们不会走的,若妳不放心,大可把咱们绑住。”
  “嫂子,我又怎会这样做,只是……”
  狄姗姗登时踌躇起来,心想这建议似乎不错,但若然从中发生甚么事,自己又如何担当得起,大哥必然会怪罪下来。
  但现在兵临城下,光靠帮中数百兄弟,不知能否抵挡得住,要是能兵不血刃,便能摆平此役,确是一个可行之法。
  当下道:“好吧,咱们一起去。”
  随即向手下道:“你们也跟着来吧”沈一鸣牵扶着瑶琳,狄姗姗当先前行,继而数名帮中兄弟压后,出了望东楼,直朝南面赶去。这时白松庄四周,以布满影子帮兄弟,把守各处要道。
  他们走出前院,树上和屋檐,已见帮众个个剑拔弩张,如临大敌,气氛显得异常紧张,狄姗姗找着一名手下问:“现在形势如何?”
  那人道:“据知官兵被山下外哨给挡住,帮主和二帮主已下山去了。”
  狄姗姗听后,便即领着各人奔了出庄,沿着山道直朝山下走去。
  
TOP Posted: 2022-05-21 08:43 #6樓 引用 | 點評
深渊两腿之间


級別:新手上路 ( 8 )
發帖:961
威望:97 點
金錢:1686 USD
貢獻:16 點
註冊:2022-03-13

写的不错
TOP Posted: 2022-05-21 08:52 #7樓 引用 | 點評
起名字


級別:聖騎士 ( 11 )
發帖:1416
威望:640 點
金錢:127 USD
貢獻:393 點
註冊:2007-09-29

不是说十回吗?还差两回没发上来啊,希望楼主尽快发上其余两回。
TOP Posted: 2022-05-21 12:49 #8樓 引用 | 點評
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


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
用時 0.02(s) x2 s.11, 06-29 16: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