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 » [現代奇幻] 漂亮人妻交换大作战—幻梦2019(单线版)
本頁主題: [現代奇幻] 漂亮人妻交换大作战—幻梦2019(单线版)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
594xx [樓主]


級別:新手上路 ( 8 )
發帖:54
威望:7 點
金錢:106 USD
貢獻:0 點
註冊:2018-07-25

国庆假期

八人大趴过后,刘康泰似乎食髓知味,在群里问,马上到来的国庆长假要不要也活动一次。我想了想,还是太频繁,而且田钺和薛绮雯长假里也不可能放下两个女儿跑出来玩,于是第一个回复刘康泰,按照之前的规划,一个月一次,避免过多的疲劳,田钺也回复赞成。本以为吕昊会反对,要求长假搞活动,没想到他也说过节要好好陪陪家里长辈,陪陪锐锐,陪陪苏倩。最后那把狗粮撒的被大家嘘成了一片。国庆的活动就不搞了,下一次是10月的26号和27号。

刘康泰看大家都意见统一,也不坚持,但是提议下一次去他们家乡下的自建“别墅”,号称楼上下5间房,7个卫生间,他亲自设计。刘康泰家其实不能算严格的乡下,是本市周边的外围区,以前是个农业县,本来就很富裕,这房子是他们家自己的宅基地上费尽心力多少年审批下来的改建房,本来是给他爸妈养老的,没想到他爸妈喜欢城市生活,在本市买了房子,乡下的“别墅”就空了,过年才回去住。想象到山清水秀的农村,除了田钺和薛绮雯,大家一致较好。

薛绮雯的顾虑我们都明白,她不能总把露露和小田雨交给两边家长代管,所以当他们两口子为难的时候,刘康泰也给出了解决方案,那就是在其中一个房间装上监控,小朋友睡觉后可以监控情况,让田钺和薛绮雯放心。田钺和薛绮雯虽然还是有顾虑,但又不想扫大家兴致,勉强答应了。

我给陆恬小号发消息,问她:“国庆不活动,你没意见吧。”

“没啊,就康泰一头劲,我还好。不过上一次车轮战确实不够好玩,特别是后来耗子来的时候,热情活泼的小狮子变成了病恹恹的小狮子,都硬不起来的,被我骂死了。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恢复状态。” 陆恬的回复,让我瞬间明白了为啥吕昊不着急国庆长假活动了,不禁莞尔。

“说真的,耗子那个长度真是吓人,但是吧,没有你们其他人硬,特别是比你差远了。” 陆恬补上了这么一条。

看到后心里暗爽,但还是要给老弟兄开脱开脱。“车轮战看来效果不太好,估计就第一个还有点意思。下次车轮战,不能战到最后出货,还是要浅尝即止,及时换人。我那天最后也累的够呛,和雯雯也没战了。”

“你那是年纪大了。。。” 陆恬一点不给我面子。“可是这样,岂不是大家都在一起面对面了。”

“嗯,是的。你有心理障碍?”

“没有,老娘无所谓,康泰估计更高兴。那下次就这么来吧。”

“雯雯会有点,她还是对阿钺有障碍。” 我想起薛绮雯和田钺,混战的时候如果要相互避开,还是有点尴尬。

“这个我知道,到时候再看呗。” 陆恬也没好的解决方案,但是接下来的话,又挠的我心里痒痒的。“哥哥,我们什么时候再约啊,人家快来了,想要呢。上次不过瘾。”

“国庆单独约吧。” 我想了想,“时间你们定,我和玫玫都空。”

上了两天班,国庆假期就到了,陆恬那头倒是没有什么动静,我和白玫依然是看书,游戏,追剧度过了大半假期。吕昊苏倩,田钺薛绮雯都有大家庭要来回奔波,要带孩子,所以也抽不出空来约我们。刘康泰和陆恬先回了乡下去打理房子了,拍了不少照片给我们看,周边的环境也确实不错,新农村建设带去了自来水、现代厕所和良好的公共卫生,“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又修补和改善了过去对自然环境的破坏。虽然比不上变态优越的浙江乡村,但是江苏省内也算是名列前茅了,是个放松休闲的好地方,关键还是离的近,一条S55高速连通两头,开车就1小时多一点,非常方便。

还在奇怪陆恬怎么不约的时候,6号收到了她大号的微信,“原哥,晚上请你吃饭哦,有时间吧?”

“可以啊,我空。” 还是来约了,我暗想,但又觉得不对,请我,白玫和刘康泰呢?

白玫从房间出来,拿着手机对我晃晃,“康泰说晚上请我吃饭。恬恬是不是也单独约你?”

我也晃晃手机,点头说,“没错,但是只说了吃饭,没说后面干嘛。”

“干嘛,你们男人还能干嘛。” 白玫摇摇头,随即在收纳柜里翻起来,“之前买的润滑液呢,还有么?”

晚上6点准时赶到陆恬指定的饭馆,看上去也是一家网红店,精心装扮的氛围和各种装饰,让年轻的男男女女从小店门口就开始拍照了。推门进去,柜台后面俏丽的老板娘只抬头说了一句“欢迎光临,请随便坐。”后就继续低头忙碌了。我不禁多看了几眼,这老板娘怎么这么面熟呢。往店里走,陆恬在靠里的大玻璃窗边坐着,撑着下巴看着外面发呆。如果我带着相机,那一定要上200/2的空气切割机,长焦拉一张陆恬的半身像,店内柔和的暖光刚好给陆恬清秀的脸部一个侧光,背后的装饰灯会被虚化成一个个小光斑,而窗外的高K值街灯在她的眼里恰好形成一个光斑。也许用个1/4秒的慢快门更好,让桌边走动的服务生虚化成人影,更能衬托静止的陆恬。眼前29岁的她,却有着19岁的感觉。

“麻烦让一让。” 本想着多看一会这样的场景,无奈身后略带不耐烦的提醒打破了气氛,侧身让后面的大尺寸顾客先走后,我才走过去坐下。

和苏倩不同,陆恬吃饭时没有任何肢体上的挑逗,说说笑笑中,她回忆那些对我的幻想场景和她自己的心路却刺激着我的下半身。直到买单后,我在她得意却甜美笑容的注视下多坐了一会等着帐篷消失,才能站起来。

“然后怎么安排?” 我问她,“周末假期,开房不易哦~。”

“送我回家。” 她刷着手机,头也没抬的说。

我心里嘀咕,难道是去家里,NTR?嘿嘿嘿。。。和吃饭时专注和我交流不同,出租车上,陆恬不停的刷手机,聊天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。到了她们小区,她又说吃的太饱,让我陪她在小区里散散步。难道是要小区花园野战?嘿嘿嘿。。。于是我就像被遛的狗那样跟着她在小区里绕圈,而她依然是不是的在手机上操作,直到绕了一大圈,她收起手机说:“走吧,上去坐坐。”

嗯。。。难道还是要在家里?刚才是通知刘康泰和白玫尽快撤离么?

果然,刚关上门,陆恬扔掉包,踢掉鞋子,就转身抱住我。“哥哥,人家忍了一个晚上了,你还不来捅么?”

“小恬恬,你。。。”

“来嘛,赶在康泰和玫玫回来前。”

“被他们撞上怎么办?”

“康泰会喜欢的,玫玫应该也不会有意见,来嘛,来嘛。”

陆恬拉起我,径直向客厅沙发走去。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扭动屁股,看着那小短裙在眼前摇曳,看着那两条白腿的交替,我的欲火腾就窜起来了。直接把她压在了沙发背上,一把拉掉了短裙,拽下了她的小内裤,翻过身,拉开腿,蹲下身,对着陆恬那绽放的极品逼就口了上去。两片饱满的小阴唇早就充血膨胀了,淫水也早就浸湿这一块区域。

“啊。。。哥哥。。。哥哥有三个宝贝,硬邦邦的鸡鸡,撩人的汗毛,灵活的舌头。” 陆恬抱着我的头,拼命的往自己下身按,想让我的舌头更加深入,无奈柔软的舌头也攻不进去,更是让她欲求不满的背靠沙发靠背扭动着。“上身,上身也全扒掉。。。”

我站起来,因为着急,动作有些粗暴,掀起她的T恤向上一把拉掉,单手绕到背后解掉胸罩后扣,又一把拉掉。陆恬似乎很享受这样粗暴的动作,妩媚的发出满意的呼叫。我抓住两个乳房毫不客气的搓揉起来,更是让她呻吟连连。她喘息着帮我解掉皮带,脱去全部的衣服后,一条圆润的白腿勾住了我的屁股,然后扭动下身,用小腹在勃起的阴茎上摩擦着。

“哈。。。好硬啊,好烫。。。” 陆恬仰起头。

“去沙发上,好不好?” 我问,现在这个区域是餐桌和沙发之间的通道,大概一米不到,有点施展不开。

“不要,就在这。” 陆恬不知道为啥这么坚持。

我看看四周,那就只有什么也没放的白橡木餐桌能用了。我抱起她,放倒在了餐桌上,拉开两条腿,再次口了上去。陆恬顺势倒在餐桌上,抬起屁股,喉咙里含混不清的叽叽咕咕的一串呻吟。她的一手压着我的后脑勺,一手去揉自己的胸,喘息中不停的叫着“爽。。。哈。。。哈。。。爽。。。再进去一点。。。”

因为是横躺在长条餐桌上,陆恬只能抬着头,我怕长时间保持这个姿势她颈椎受不了,就抱着她的腿在餐桌上转了90度,让她上身可以完全躺平享受。两片饱满又滑腻的小阴唇在我口腔里被舌头来回搅动,时不时再用牙齿轻轻咬咬,让陆恬发出了不同的声音。“啊。。。别咬。。。啊,别停。。。再咬嘛。。。啊。。。”

“小恬恬,让哥哥抱着你插,怎么样?” 我提议,眼前这刚刚90斤的娇小躯体,我应该还是抱的住吧。

陆恬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,坐起来,在餐桌边沿沉下半个屁股让我插入,两腿紧紧夹住我的腰,在我拖住她两瓣屁股后,双手死死圈住我的脖子,让我托着她离开了餐桌。身体的重量让结合的部位更加深入,我只能少许托起陆恬的屁股再放下,完全依靠陆恬的体重来达到深度插入的效果,这种的插入深度,让挂在身上的陆恬立即进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,夹在腰上的双腿更加用力,搂住脖子的双臂倒是有点泄力,让她仰着头微微向后。两个乳房也能显现出完整的形状,在我的胸口摩擦。

“啊。。。好深。。。好硬啊。。。。” 陆恬甩着头发,“啊。。。要顶穿了,要穿了。。。” 每次托举再放下,陆恬都发出尖叫 ,她阴道本来就短,体重导致阴茎的深入,真的是有顶穿的感觉。可惜我自己看不到结合部位,下次让吕昊顶她一次,那景象一定很色啊,想想我都觉得下身更硬了些。

“呼。。。呼。。。呼。。。不行,不行了。。。” 陆恬的喘息已经有点不受控制,喷出了口水,“太深了,太累了,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。”

我重新把她放在餐桌上,退出她身体,让她平复一下,其实我也累的够呛,趁机喘喘。几个呼吸下来,陆恬感觉差不多了,跳下餐桌,转身趴下,摇动着屁股,回头妩媚的看着我,“哥哥来嘛,从后面捅。我最喜欢这个姿势了。”

其实我也喜欢,那绽放的小阴唇的召唤,没人受的了。我一捅到底,捏住陆恬的细腰开始了抽插,同时也没忘记用腿毛去刷她的白腿。她阴道里的热度,那集中在龟头和阴茎中段的紧握感,实在刺激非凡。几次抽插下来,白浆就被捣成了白沫,沾满了我们俩的身上。

“嗯。。。哥哥好硬。。。嗯嗯嗯。。。嗯嗯。。。捅我,捅我,捅我。。。” 陆恬快活的叫着,还轻轻扭动着屁股,让龟头的落点更加离散。我拉过一张餐椅,扳起她的左腿架上,手可以更顺畅的抚摸这条大腿的内外侧,还可以时不时的去我们运动结合的部位拉扯一下她那极品的小阴唇,这些都让陆恬更加疯狂和颤抖。只是,在陆恬的欢叫中,我不知道是不是幻听,总觉得能隐约听到呻吟和喘息。邻居也在做么?不管了,继续捅。

“嘭!”餐桌侧面的玄关库的百叶格栅门被猛的顶开了,白玫和刘康泰赫然出现在眼前。白玫扶着半扇门,裙子被掀到腰上,上身衬衫被解开,胸罩被翻到脖子下,乳房被刘康泰双手抓着 。刘康泰站在白玫后面,裤子挂在小腿上,一样也是后入。这样的场景让我有点尬啊。

“主人,主人太会干了,看的好过瘾啊。。。啊。。。。” 白玫上气不接下气,“光看就让我流了好多水啊。”

刘康泰顶了两下白玫,停下,面不红心不跳,呼吸自然,“原哥牛逼,你比那些AV男优还厉害。”

妈的,这叫什么话,比AV男优厉害,我又不是演的。“你们居然在里面偷看!”,我没想到这个玄关柜,啊不对,按照“小家越住越大”那个公号的介绍,陆恬家这个应该叫玄关库,800mm径深能藏住他们两个人。

陆恬不满的扭扭屁股,“哥哥继续嘛,不要停。” 在我继续动起来后,她接着说:“就是他们两个策划的,一个淫妻,一个淫夫,我们。。。嗯。。。嗯。。。。嗯嗯。。。我们,我们。。。”

“原哥你先射满恬恬”,刘康泰这爱好,我是无语了。

“主人你狠狠捅,射满她。” 白玫也跟着起哄。

被人这么旁观,是有点不爽的,但是身下那具鲜活的肉体足以打消那点不适感,再加上陆恬阴道特有的紧握感一阵阵传来,没多久我就死死捏着她的纤腰开始了最后测冲刺。陆恬已经没力气撑起自己,趴在餐桌上,微微仰起头喘息着,欢叫着,“捅我捅我捅我。。。啊。。。硬啊。。。啊。。。。” 这叫声进一步刺激了我,忍不住,全身颤抖着喷射了。

等我从陆恬身体里退出,她挣扎着撑起身体,对着玄关库里的刘康泰勾勾手指,“满意啦?原哥射满了哦,还不快来?”

刘康泰兴奋的发抖,拍拍白玫的屁股,“玫玫对不住了,说好的,我要去老婆那个淫穴爽一把了。” 接着“啵~”的一声,把阴茎从白玫身体里拔出,走出玄关库,踢掉裤子,脱光剩下的衣服,露出肌肉饱满的身体,那实打实的八块腹肌着实让我感到自卑。

我去玄关库扶住白玫,顺便也扒光了她,拉了餐椅坐在餐桌侧面,拉过白玫,把还算硬的阴茎又插入了白玫,让她坐在我大腿上。陆恬惊奇的问:“还能干?”

“不能,要歇歇,但还硬着。”我抱着白玫,轻轻揉动她的双乳回答陆恬。

刘康泰走到陆恬背后,分开她的腿,轻轻抚摸着她的私处。然后用手压住那两片小阴唇,分开。我灌入的精液猛的流了出来,让刘康泰兴奋不已,捏着自己的阴茎趁着精液没流光就捅了进去,引得陆恬发出尖叫。

“啊。。。老公,兴奋么,你满足么?你老婆被人家射了一肚子精液啊。。。嗯。。。嗯嗯嗯。。。”陆恬的话语显然刺激到了刘康泰,他抱着陆恬的屁股,开始发疯一样快速抽插。

“爽。。。爽啊。。。满足。。。谢谢原哥,谢谢。。。啊。。。。”刘康泰真的很满足,也超级兴奋,我射给陆恬的精液似乎成了他的催情剂,这和我们平时印象中那个温文尔雅的学者刘康泰截然不同,他就像一只狂暴的野兽一样抽插着。

他拉起陆恬,双手握住陆恬的乳房,大力的揉捏着,看着我都有点心疼,忍不住提醒他:“康泰你捏的太狠了吧。。。”

“不狠,嗯。。。嗯。。。嗯。。。”陆恬回答我,“我喜欢这么用劲捏,爽。。。嗯。。。嗯。。。老公你爽吧。”

陆恬的话,让我情不自禁也加大了揉捏白玫的力度,让白玫发出了小声的哼哼。感觉不应期过去了,下身又硬起来,我干脆把白玫也压在了餐桌上开始后入的抽插。

“哦。。。主人,哦。。。像干恬恬那样干我,干我。。。” 白玫今天也异常敏感,出水量极大。

刘康泰揉着陆恬的乳房,突然开始全身颤抖,更加大力,更加高频率的开始抽插。“啊。。。爽!” 他射了。这时间好像有点短啊,这才几分钟。。。?

陆恬和刘康泰趴在餐桌上剧烈的喘息,陆恬侧过脸看着我后入白玫,她伸出一只手,在白玫脸上轻刮,“玫玫,你的主人刚才捅我捅的好爽啊。。。”

这话明显是刺激到了白玫,我立即感受到了白玫阴道的收缩,下身也感觉到液体的热度,去白玫私处摸了一把,她潮吹了。和上次在吕昊家她看到我和苏倩做爱时,被吕昊捅到失禁一样。我轻轻抽打着白玫的屁股,“玫玫你还真的是有淫夫的情节啊。”

“哦。。。哦。。。主人继续。。。哦。。。我。。。我也不知道。。。”白玫喘息着,反手扳着我的大腿往她身体里顶。

过了一会,刘康泰拉起陆恬,“原哥,玫玫,你们继续,我和恬恬先去冲冲。” 他们进了主卧。

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和白玫做爱,有些刺激。但是还有两个朋友在其他房间,又有点尴尬。就在这种即刺激又尴尬的环境下,不知道插了多久,不记得换了几个体位,反正最后是在客厅沙发上,我才再一次喷发在白玫体内,只是白玫已经趴在沙发上,把头埋在抱枕里,累的只能抽泣了。

陆恬穿着一身真丝的睡袍走了出来,“听到玫玫不叫唤了,估计你们也完事了。今晚就住这吧,交换睡。”

我轻轻抚摸着白玫白皙的背部,“去吧,肌肉男刚才被恬恬截胡了,今晚怎么都要服侍好你。”

我和陆恬在客卧,我冲完出来的时候,她正忙着在手机上聊天,看到我出来,放下手机,拉开睡袍,挺起两颗乳房,问我:“还来一次不?”

我翻了一个白眼,“你想累死我啊,刚刚已经2炮了,我费尽心力满足了3个人呢!”

“3个?” 陆恬一怔,随即哈哈大笑起来,“原哥,我要告诉大家,没想到你连男人都能满足,哈哈哈哈~” 她笑着,重新裹上睡袍,盘腿坐在床上。

“来,说说,我的小蜜壶和她们三个有什么不一样?” ,陆恬拍拍她身前的床垫示意我坐那,于是我也盘腿坐在了她面前。

确实有必要好好总结一下,我想了想,说:“首先,玫玫和小倩其实差不多,如果用手指,一个里面颗粒感,一个里面层叠感,但是捅进去后就没这种差异了。握持感也类似,在整条阴茎上,只是小倩温度比玫玫高些。雯雯嘛,很软,很热,是你们中间最热的。她的小阴唇厚实,闭合的时候像砗磲的贝口一样,所以对阴茎根部的包裹和握持特别明显。”

“砗磲的贝口?” 陆恬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,“还真的很像呢。继续说。”

“小恬恬你嘛,你的阴道好像比较短,连我插进去都会露出一截在外面。”听到我这么说,陆恬似乎很享受。“如果是耗子,那将是很壮观的一大截在外面。下次你和耗子秀一下给大家看。”

陆恬闭上眼,仰着头,不知道是不是在想象,“继续,还有么?”

“嗯,我不知道你里面的结构,但是似乎最顶头和最末端的包裹性最强,中间倒是还好。你里面的温度比雯雯稍微低一点,但是高于小倩。不过小倩似乎是变温的,做到她高潮的时候,她的温度会突然爬升,估计能和雯雯一样了。”我也闭上眼,细细体会以往的那些感觉。

“摩擦生热么,哈哈。。。” 陆恬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,她伸手从床头捡起手机,对着说:“姐妹们,都听见啦,我就说他这么细心的一个人,肯定会有很详细的体验和感觉的,你们满足了?”

我操,这是直播?!我惊呆了,没想到她们以这种方式围观。

“老公太会形容了,我都湿的一塌糊涂了。” 薛绮雯软软的声音传来,“我就觉得我能融化老公的鸡鸡。”

“我居然是变温的,darling下次做的时候告诉我哦。啊,我也湿透了,今晚便宜恬恬你了。”

“哼,就我最冰冷是吧。” 白玫不满的嘟囔。

“但你是他的最爱。” 三个女人几乎异口同声。

“好了好了,我任务完成了,你们跪安吧。”陆恬直接挂掉了电话,扔开手机,一屁股坐到我腿上,搂住我的脖子,送上了自己的嘴唇。薄薄的嘴唇,真的是樱桃小口,舌头也是小巧圆滑,却异常灵巧。她的舌头的不同部位,总是在轻触或者稍微摩擦后就跑掉,像是害羞,又或者是调皮。

我托了托陆恬的屁股,问她,“小恬恬,我们四个男的又都是什么不同?”

陆恬趴在我胸口,蹭了蹭,“就一句话,完美的性伴侣应该是耗子的长度,阿钺的技巧,康泰的健硕,哥哥你的硬度。嗯,还有哥哥你的细心呵护。”

我用下巴蹭蹭她的额头,“我明白了。另外恬恬,你喜欢稍微暴力点的手法么?”

“嗯,但是不能太过。稍稍一点点的疼痛感,和疼痛过后的爽感会让我更兴奋一些。”,陆恬想了想,看来她也没有受虐倾向。“哥哥,我们去偷看玫玫和康泰吧。”

“怎么,你也有淫夫的爱好?”

“切,我才没有。我就是想看看,一个淫妻的,一个淫夫的,要怎么玩。”

陆恬拉起我,蹑手蹑脚走到主卧门口,门紧闭着,我试着轻轻拧动门把手,没锁!小心翼翼推开一条缝,里面没有我们想象或者期待的那种激烈交欢的声音,而是让我们忍俊不禁的对话。

“康泰,你还不够硬。”

“你也不够湿,这会儿,你老公可是在隔壁压着恬恬狠狠的捅呢。”

我低头委屈的看着陆恬,我哪有。。。陆恬捂着嘴,拼命忍着笑,身体却不停的抖。

“你老婆肯定是被从后面抱着,一只手在揉她的乳房,一只手在揉她下面的小豆子,然后还有根硬邦邦的鸡鸡在捅着。”

听到白玫这么说,我的性致倒是给挑逗起来了。我站到了陆恬后面,扯开她睡袍的胸口,单手擎住一只乳房。再拉下自己短裤,掀起她睡袍的下摆,用勃起的阴茎杠在她的蜜缝上来回搓动。再伸手到前面去玩弄那两片小阴唇。陆恬的阴蒂因为饱满的大阴唇藏得太好了,不容易摸到。。。陆恬撅着屁股,扒着门框,呼吸急促起来。她伸手找到龟头,引导我插入了她的阴道里。

“这样么。。。啊。。。玫玫你的腿可真棒。你老公这会一定就是这样抚摸恬恬的腿,这样伸手到前面去玩弄恬恬那两片小阴唇。玫玫,你湿了好多。。。”

“啊。。。” 不知道是陆恬还是白玫发出了兴奋的叫声,我顶着陆恬,一步一步走进了卧室。也别再看了,直接做给他们看吧。我们的到来,激起了刘康泰和白玫极大的兴奋,我狠狠的捅着陆恬让她欢叫,白玫也在刘康泰有力的冲击下快乐的呻吟。相比吕昊,刘康泰和我的配合要默契的多,我从陆恬体内退出,他立即就明白要和我换位。我让陆恬仰面躺着插,他就让白玫趴着后入,以便能看到我们。双方来回交换,抽插,白玫和陆恬都陷入了各自的癫狂模式,陆恬胡乱摇晃的脑袋,白玫控制不住的哭泣。刘康泰依然还是早了不少就在白玫那射了,我则继续在陆恬身上耕耘。为了充分满足白玫,我把陆恬搬到了正在呼呼喘气的白玫眼前,双腿压住陆恬一条腿,举起另外一条,继续侧插陆恬,让白玫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在陆恬体内的进出。趴在白玫边上喘气的刘康泰看了一会,似乎就跳过了不应期,又有了感觉,重新趴到了白玫身上,捅入,跟着我抽插的节奏一块耸动下体。这次我两基本是同时间出货,不到10分钟,前后脚就射了。梅开二度的刘康泰和白玫趴在床上再没了动静,陆恬趴在我背上,死活要我背着她去客卧,其实我的腿也有点软。。。
TOP Posted: 2022-09-27 18:01 #72樓 引用 | 點評
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


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DMCA
用時 0.01(s) x2 s.3, 09-27 23:13